《神秘老公請三思》[神秘老公請三思] - 第6章 腦子是個好東西

季小白回房,李小婉馬上指着她罵,季小白頓時冷下臉來:「腦子是個好東西,我希望你能有!」
「你侮辱我!」
李小婉撲上來與她撕打在一起。
季小白沒幾下就將李小婉推倒,看着跌坐在地上哭的李小婉,她冷冷地發聲:「不想被其他人算計的話就聽我的!」
「我不聽!
我現在跟你是仇人!」
「愛聽不聽!
等你被她們弄死的時候,我不會幫你收屍。」
——
稍晚一點,高小飛將李小婉接走,這一晚,季小白將門窗都關得緊緊的,總算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早上下了些雨,天氣有些涼,季小白一直等到中午,李小婉才被兩個女保鏢抬着回來。
全身是傷。
啃的,捏的,掐的,青一塊紫一塊,觸目驚心!
「怎麼回事?」
季小白驚呆了,李小婉不是去陪那個驍爺睡覺的嗎?
怎麼像是被暴打過似的?
李小婉嗚嗚地哭。
季小白暗暗嘆了口氣,找到支藥膏就替她抹葯,越擦就越心驚。
那個男人,真的是變.態的嗎?
怎麼把一個好好的女孩子折騰成這樣?
「季小白,我恨你!」
李小婉突然厲聲。
李小婉抽泣,「明明是你得罪了驍爺,憑什麼我要替你受過?

憑什麼?
!」
季小白愣住,李小婉的傷,竟是因為她?
下午,雨下得更大,天氣更加冷,季小白在柜子里發現多了幾件新衣服,也不知是誰拿過來的,更不知道對方是什麼時候拿進來的。
每天活在別人的監視之下,季小白覺得,自己就像一隻早就被拔光了毛的兔子,沒有任何**。
李小婉大概是哭累了,睡了過去。
房裡的開水正好喝完,季小白打算去樓下打開水,才走出房門,手裡的開水瓶便被人接了過去。
是一個圓臉的女傭,拿過瓶子就走。
高小飛淡漠地哼道:「裡頭那人死沒死?」
像是在問一隻路邊的小狗小貓。
季小白斂眉,溫聲回應:「小飛姐,小婉剛剛睡着。」
高小飛將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才慢聲問:「柜子里的新衣服,看見了嗎?」
「看到了。」
「你運氣不錯。」
高小飛從鼻孔里哼了一聲,「你比李小婉聰明,不過,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
「爺不是傻子,你別想玩什麼花樣。
我還記得上一個跟我們爺玩套路的女人的下場……!」
高小飛故意把話說一半,扭身走了。
圓臉女傭已經將開水瓶提了上來,季小白將人喊住:「你叫,小咖對嗎?」
女傭狐疑地停步,問她有什麼事。
季小白稍微打聽了下李小婉送去主屋之後的事情,小咖輕描淡寫地提了幾句,末了勸她最好乖一點:「合同期滿或是你讓爺高興了,你就可以走。」
季小白和徐戰驍一共只見過四次,對方一直都是陰沉着臉,眼神嗜血,不像是索歡,倒像是復仇。
但他長得真好,面相,身材,都是得天獨厚的完美,氣質神秘又高貴,有錢,又有貌,難怪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