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把你扔到了鏡子里》[神把你扔到了鏡子里] - 第1章 陰陽鏡

上古時期,眾神居住的三十三天中有一神器喚作陰陽鏡,蘊含強大神力,鏡中神識能造化天地,此鏡兩面,陽面可幻化世間至善至美,陰面見證虛實,有顛乾倒坤通曉預言的神力。神鏡陰陽兩面中間有一鏡面,藏匿凡人八苦,陰陽兩面從不相見。神女女苑取魂魄將陰陽鏡渡為仙身,稱為青明,女苑心悅之。

伏羲不滿白澤在人界作亂,命女苑、青明前去捉拿,青明用陰陽鏡將白澤困於猗天蘇門山上,女苑與青明一同看守,白澤蠱惑陰陽鏡神識,將神力注入,鏡面出現裂縫,陰面陽面雙方糾結,想見另一個自己,鏡中浮現預言,最終碎裂。神鏡陰陽兩面分開,陽面化作人身隨陰陽鏡的碎片進入千象境界,掉落人界。碎裂的半面陰鏡繼承了剩下的神力。

青明,女苑與白澤大戰導致猗天蘇門山崩,白澤逃往人界藏匿,猗天蘇門山是太陽與月亮升起的地方,被毀後給人間帶來了災禍,伏羲平定災亂後,用剩下的半面陰鏡創造了日輪之城,陰鏡永困於城中。罰女苑在碧落海思過千年,青明被貶為凡人,永受輪迴之苦。

時間來到2023年10月9號,申雪做了一個夢。

她夢到一隻長着一雙巨大的角渾身雪白的羊。它靠得很近,有一雙瑪瑙紅色的眼睛,她可以感受到它呼出的氣噴到自己的身上,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聽到它說「找到你了,跟我走吧。」

「這什麼東西?」即使在夢裡她也覺得非常的荒謬,我為什麼要跟一隻羊走呢?這隻羊雖然長的好看,但莫名的讓她覺得有種熟悉的惡意,被窺伺的感覺即使在夢裡也讓她覺得非常煩躁,她非常想伸出手來,往這隻打擾她睡覺的羊臉上狠狠的揍一拳。

接着她也確實那麼做了,羊露出一臉吃癟的表情,更像人了。

夢中她呢喃着好像說了一句什麼,聽到開門的聲音,接着羊就消失了,臨走前還用蓬鬆的羊尾巴甩了她一臉,申雪覺得以後她會討厭羊這種生物的。

她掙扎着從床上爬起來,「哎呦,我們的小雪也會做噩夢啊。」

申雪的媽媽穿着一身睡衣,睡眼惺忪的走了進來。她順手摸了一下申雪的額頭,「覺得不舒服嗎?還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了。」

「沒有,媽,我剛才做噩夢了,夢到一隻看起來很討厭的羊。」

申雪沒有感覺她媽的身體一僵,「夢到羊了啊,這隻羊跑我閨女的夢裡幹什麼呢?」

「記不清了,媽,沒事的我只是做噩夢,你也快去睡吧。」

媽媽輕輕握了一下申雪的手,輕輕的把門帶上。

客廳里,爸爸的手裡攥着一個碎裂的鏡片,鏡片微微閃光像有光芒流動的生命一樣,兩人緊張的對視了一眼,「被他發現嗎?」

申雪拿起手機發現才剛過2點,她嘗試再次入睡,卻怎麼也睡不着,總覺得耳邊還殘留着溫熱的呼吸,身體疲憊異常,腦子卻很清醒,這夢太有實感了,肯定是最近遊戲角色畫多了,這羊太欠揍了,或許可以加到經常被揍的那種角色里?

我這麼努力的員工,表哥得給我加錢了,申雪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時候想她爸上次做的紅燒羊小排就不錯,明天可以撒個嬌讓他再做一次了。

第2天申雪頂着兩個黑眼圈面色發白的從房間里出來,桌上擺着爸爸一早起來買的的飯,飄散着食物的香氣。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她看了一眼桌上的粥還有炒飯,決定拿一個麵包路上吃,爸爸特意看了她一眼,蓬頭垢面的的申雪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爸,我起晚了,沒有時間吃了,我帶個麵包去」,

「用不用我開車送你,你先吃點,不要餓着肚子去上班。」爸擺擺手示意她坐下吃點,申雪抓起麵包一溜煙走了,邊走邊說「爸,我突然想吃你做的羊小排了,嘿嘿」。

正巧路過門口的時候看見媽媽給神龕換供奉的清水和鮮花,申雪看着神龕雙手合十虔誠的拜了拜。

他們家在申雪有記憶的時候就供着一尊神像,神龕里的神他從來沒在別的地方見過,既不是觀音也不是佛像,仙氣飄飄,手裡拿着一面鏡子,卻閉着眼睛總像在哭泣一樣,臉上透出悲憫,長大以後她曾經一時好奇上網查閱也查不出來,她想很多神仙也不一定網上都有收錄吧。

爸媽每天都會給佛像換清水和鮮花,有的時候申雪睡着以後甚至會迷迷糊糊聽到他們和神像說話,每次父母看神像的眼神就好像這不是一座神像,像什麼呢?不好說。

「媽,我上班去了。」

「路上慢點,這孩子,找時間把麵包都吃完啊。」給了媽媽一個貼心貼肺的笑容,申雪打開門走向地鐵站。

申雪住的小區位於A市中心,這裡離她工作的遊戲公司中心乘地鐵大約二十分鐘,上班逛街都很方便,作為中心住宅區很受歡迎,上班上學的高峰期,很多孩子結伴走着,開心打鬧着。申雪看了一眼手機,要遲到了,不由得小步快跑起來。

地鐵站的玻璃映出申雪的臉,她身材修長,白裡透紅的臉頰在陽光的映照下有一層細細的絨毛,因為走的過快額頭浮現出細密的汗珠,她把汗濕的劉海往旁邊隨意撥了一把,露出了清澈烏黑的眼睛,她看了一眼玻璃中的倒影,心想該找個時間剪頭髮了。

申雪來到了公司,笑着和前台小姐姐打完招呼以後,往公司大樓里走,這棟大樓位於A市中心,裏面有好幾家大型遊戲公司和新媒體公司。

她今年剛畢業,大四下學期就來表哥的遊戲公司實習了,滿打滿算工作已經一年了。坐電梯的時候正好碰到表哥班浩,三十歲多歲,嗓門大,身材結實,下巴的胡茬和眼睛的紅血絲讓他看起來像熬了幾個大夜。

他上下打量申雪,嫌棄地皺了一下眉,「小雪啊,你要知道,我們雖然是遊戲公司,也不是不需要注意形象的,我們不一樣,上次你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