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武夫》[少年武夫] - 第2章 小木牌

「哥哥,眼睛很疼嗎?」

陳小苗抽泣着問陳小樹。

「哥哥不疼了,傷已經快好了。」

陳小樹一邊回話一邊抱着陳小苗往後院走。

為了讓妹妹相信他的傷快好了,他還特意補充一句:

「哥哥修鍊出了真氣,所以傷好得很快。」

接着他轉移話題:

「小苗,哥哥是怎麼從啟蒙修鍊學院回來的?」

但其實,陳小樹並沒有修鍊出真氣。

入學啟蒙修鍊學院半年,陳小樹只是學了些基礎知識。

郡城的啟蒙修鍊學院,旨在為皇都修鍊學院預選修鍊苗子。

年滿十二歲的少年少女,皆可報名參加啟蒙修鍊學院的入學考核。

入學考核內容為:容貌俊秀、身高體力、視覺聽覺嗅覺、反應能力、記憶力、智力……

陳小樹於今年年初通過了入學考核,陳父陳母縮衣節食供他上學。

「哥哥!」

「今天上午有人來報信,說你被打傷了,爹娘急忙帶着錢趕去修鍊學院,我留在家裡看店。」

「後來,來了一輛馬車,叫我去後院,開後門。」

「車夫走後門送哥哥和爹娘進屋,哥哥和爹娘渾身是血昏迷不醒。」

「爹娘身上的錢不見了,我抱住車夫的腿不讓他走。」

「車夫告訴我,爹娘身上的錢賠償給了楊家,楊家少爺被哥哥踢傷了襠部……」

耳邊,陳小苗回答。

聞言陳小樹腦海中回放融合的記憶。

據記憶顯示,事發當時踢倒了一名姓楊的富家子弟。

那一腳還挺狠的!

居然踢傷了楊家少爺的襠部!

相比之下。

穿越者陳小樹就弱多了。

穿越前在校里被欺負時,不敢反抗。

不敢告訴爸媽。

怕爸媽鬥不過對方家長,反倒受辱。

所以經常撒謊說是自己摔傷的……

唉——

陳小樹心裏頭嘆了嘆氣。

好不容易熬完了高考。

卻不知發生了什麼。

莫名穿越到這個更不美好的世界。

醒來短短二十分鐘經受的傷痛,遠超穿越前十八年所有的痛苦。

這副身體的右眼,沒了眼球。

永久性瞎了,毀容了。

傷痛不堪忍受。

卻連死都不能去死。

屋裡躺着可憐的陳父陳母。

夫婦倆四條腿全被打斷了骨頭,重傷昏迷不醒。

還有個可憐的妹妹需要撫養。

不然她會淪為小乞丐,受凍挨餓難以健康長大。

這哪裡是穿越前所看過的玄幻小說劇情?

這麼悲慘,哪有什麼主角光環?

或許,這才是現實吧。

那些小說畢竟只是小說。

念及此陳小樹掐滅了心中的幻想……

什麼系統金手指,那根本不切實際!

如果真有系統金手指,自己這穿越又怎會如此悲慘?

所以——

穿越前寒暑假幫家裡幹活積累的,製作豆製品小吃的經驗。

才是他的底氣。

正是他敢說簽賣身契擔保借錢的底氣。

……

到了後院屋裡。

陳小樹把陳小苗放在陳父陳母床邊。

「小苗陪在爹娘身邊,哥哥去找醫師來給爹娘治傷。」

輕聲交代一句之後,陳小樹準備轉身往外走。

「咳咳咳……」

陳母突然發出一串咳嗽聲。

她終於醒了。

「娘……」

陳小苗哭喊着撲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