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卿有意》[山有木兮卿有意] - 第8章 他的卿卿,從沒變過

「大膽!何人如此……」

李太醫猝不及防,下意識的掙扎呵斥,定睛一看,揪住他的人一身喜服,竟是今日的新郎官景親王。

這是怎麼回事?堂堂天皇貴胄怎會對這種鄉野故事感興趣?

「說!」見這太醫愣神,夏候景墨焦急不已,忍不住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臉色陰沉至極。

景親王這副要將人生吞活剝的架勢,只怕回答的不好,馬上就要扭斷脖子了!

「木卿卿!是木卿卿!」哪裡還敢思索旁的,雙腳離地的李太醫連忙大聲說出了名字。

「怎會……」

方才沒有聽錯,是她嗎?

真的是她嗎?

天下之大,同名同姓之人何其多!

「那女子的母親叫什麼名字?」夏候景墨心中驚疑不定,懷揣着一點渺茫的希冀追問。

「或許是叫柳絮,我行醫時曾聽得附近村民喚那婦人柳絮。」

雖然不知道景親王大喜的日子打聽這些做什麼,李太醫隱隱的覺得不妙,小心翼翼的解釋着。

不敢相信也要相信了,天下斷沒有如此巧合。

「卿卿——」夏候景墨如遭雷擊,痛呼出聲,手上立時鬆了力道。

李太醫頓時癱軟在地,又迅速爬了起來。

小命保住了,還是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至於方才同聊那人,見勢不妙早就溜走了。

夏候景墨此時什麼都不在乎了,他只知道,卿卿沒了!

怎麼會這樣?

他以為,是木卿卿背叛了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