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嬌妻:陸少太心急》[閃婚嬌妻:陸少太心急] - 009 交友的自由(2)

是陸南成他逼着我住過來的,犯得着這樣嫌棄我嗎?

  我低着頭,心口湧上一陣委屈,心情也變得跟這陰糟糟的天氣一樣。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陸南成靠近的聲音,然後頭一重,一張毛巾蓋在了我的頭頂上。

  他的雙手壓着毛巾,不輕不重的搓了起來,聽着頭髮被搓動的聲音,我只覺得腦袋嗡嗡響。

  陸南成數落着我,「這麼大人了,怎麼連躲雨都不會?」

  「小時候經常淋雨,挺懷念的,今天用實際行動回憶一下。」

  他冷嘲,「幼稚。」

  我鼻子痒痒的,「阿嚏」一聲,就打了個噴嚏。

  陸南成也不知道從哪裡又變出了一張毛巾,丟在地上,說,「踩在上面。」

  我動了動,雙腳踏上去,雪白的毛靜上多了一個濕漉漉的印子,然而腳底的冰冷得到了緩解。

  他又問我說,「不是早回來了,怎麼拖到現在才上樓?」

  他的語氣中有些不耐煩,我很難聽出來這是在關心還是在試探。

  我扯了扯嘴角,有些開玩笑的說,「怕打擾了你的交友。」

  話一出口,陸南成的臉就黑了,他皺着眉用冰冷的目光注視我。

  偌大的房子陷入了無聲的沉默,我被他看的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好一會兒之後,陸南成突然一個轉身,拿上他放在沙發上的筆記本,就徑直上了二樓。

  連一聲晚安也沒有,留給我的是一記響亮的關門聲。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我一時間傻眼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說錯了什麼話,怎麼會惹得陸南成這麼生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