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贅婿/山村贅婿》[山村贅婿/山村贅婿] - 第3章 苦盡甘來桃花運(2)

年只見一面,回來還要分房睡的老婆,搞得自己天天頂着個廢物贅婿的名頭,誰愛要誰要去,反正他是不受這個氣了。

他葉辰一個大好男兒,就算是去城裡打工,也比現在當家庭煮夫要過得體面,何況他現在已經脫胎換骨了,繼承了葉塵的絕學,何愁闖不出一個名堂,何必還要在這裡當個贅婿呢?

「哎,明天去山裡摘些東西給你煲個美容養顏的湯,然後再和你提離婚,再怎麼說,也吃了你們秦家這麼多飯。」

葉辰幽幽嘆了兩口氣,就往房裡走去。

躺在床上,葉辰思緒萬千,完全睡不着。

「觀心術明天要不要用呢?」

葉辰有些糾結,隨意窺探人家**,好像不是很道德,但其實他又只是想看看秦楚楚到底心裏有沒有他。

「明天的事明天再想,我不是還會卜卦嗎?」

葉辰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打開窗戶,在外面摘了兩片葉子就開始卜卦,北冥卦術,萬物皆可卜卦!

葉辰將兩片葉子,隨意的拋在了空中,然後等他們緩緩落下,剛好一正一反。

突然,葉辰腦子裡的白玉鼎華光大作,然後葉辰就看到了四行字:「潛龍遇雲,翱翔九天,苦盡甘來,桃花無邊。」

看到這個卦辭,葉辰心中頗有些得意。

這第一句潛龍遇雲,就是說自己遇到了貴人,而很明顯,他的先祖葉塵就是貴人,而翱翔九天,意味着自己將要飛黃騰達,苦盡甘來,桃花無邊,莫非是說自己等待了這麼久,終於要有回報了?剛好秦楚楚明天要回來,莫非?

「不對啊,這秦楚楚是我老婆,這算哪門子的桃花?」

葉辰突然發現問題關鍵在哪裡,哪有人的桃花運是他老婆啊?

「我懂了,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和秦楚楚之間要散開了,這就是苦盡甘來,然後離開了她,我就有一堆桃花運了。」

葉辰想到這的時候,心裏有些難受,再怎麼說也是他幾年的名義上的妻子了,他不知道他老婆有沒有這個想法,但是他自己確實還是有點不捨得。

「算了,想這麼多也沒用,一覺睡過去,明天去采些東西,當面和他問清楚!」

葉辰一把將被子蒙住頭,就這樣睡了過去。

第二天,太陽升了起來。

葉辰一覺睡到自然醒。

「啊……」

葉辰狠狠地伸了個懶腰。

「咦?今天身上居然沒有什麼雜質?」

葉辰瞥了眼自己的身體,發現只有一些很細小的污穢物體和汗液,身上也沒有那麼臭了。

「看來是北冥心經幫我易經伐髓了,現在體內沒啥雜質了。」

葉辰樂呵的爬了起來,然後洗了個澡,又幫秦老太將早飯做好,提着個小背簍就出發了。

湘南地區氣候濕潤,夏天的時候山裡植物茂密,而且種類繁多,即使是當地老人,也不敢說能認全山裡所有的植物,但是繼承了北冥絕學的葉辰,對那些植物可是熟悉的很,這後山上的植物,對他而言,就跟他家的紅薯地一樣,一眼掃過去,就知道它的生長周期和作用功效。

沒多久,葉辰就摘了一背簍他今天要準備的東西。

「哎,在這山裡歇息一下,等會還要趕回去給老太君坐午飯。」

葉辰躺在一處陰涼地,眯着眼睛半睡半醒。

有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就好像一個賣身給秦家的奴隸一樣。

對他而言,生活就是做飯做點農活做飯做點農活,然後洗個澡睡覺,每天都在無限循環,毫無意思,他很厭倦這樣的生活。

但萬幸的是,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他即將解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當葉辰在幻想着往後的美好生活時,一道尖銳的女聲,突然從山上傳了下來。

「什麼情況?」

葉辰有點懵,這聲音這麼清脆,一聽就是二十來歲的女人的聲音,問題是葉家村啥時候有二十來歲的女人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穿着超短裙的嬌小美女,從山上一路滑了下來,直接跨坐在葉辰的脖子上。

「昨天說有桃花運,今天就來了,還是這麼刺激的方式出現?」

葉辰此時的角度有些尷尬,他一抬頭,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到了,而這個女的很顯然已經昏了過去了。

「我是個正人君子,我是個正人君子!」

葉辰閉着眼睛,不停的默念,然後將這個女子,準確說是女孩,抱了起來放到一邊。

「搞什麼鬼?」

葉辰有點沒搞懂,眼前這個女孩一看就是城裡人,怎麼會跑到他們這窮鄉僻壤來?

而且他剛剛給她把脈看了一下,這女孩還有心臟病,也幸虧就是遇見了自己,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美女,對不住了,都是為了給你治病!」

葉辰有點難堪,這女孩現在不救的話,必死無疑,但是現在自己救的話,又太尷尬了。

北冥醫術里有專門的描述這種情況的,對付這種病人,不用吃藥,更不用打針,而是用藤蔓或者繩子,將她綁起來,然後吊起來,放到用特殊藥材點燃的火堆來烤上十分鐘,而且這個綁,還很講究,由不得葉辰不尷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