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強帝國系統(書號:9236)》[三國之最強帝國系統(書號:9236)] - 第一卷 龍起并州第六章 祁縣王家

晉陽。

王家老宅並不在城內,而是在城東兩里。

只是後來喬遷,便將新宅落在了城南。

王辰對於這裡其實並沒有多少記憶,十四年的山居,要不是伯父和弟弟每年都來山上看自己,只怕自己也識不得他們了。

回了這老宅,還未好生休息就被大伯王柔帶去行了冠禮,走了好一遭繁瑣的禮儀方才得到了公振這個表字。

等這一切敲定的時候已是黃昏時分。

中堂,賓客已經散去,只留下王辰等四人。

仔細將自己一路過來所破匪寨之事報與二位伯父之後,王辰便端坐下來,等候着他們的安排。

王柔思忖良久後方才緩緩開口,打破了堂中的沉默:「辰兒在童淵處潛修十四年,這期間內一無名聲,也並未跟隨我等出入,結交一些名士。此番雖然破了匪寨,但若要以此作為第一步,只怕也難為。」

「不過!」

說到這,王柔話鋒一轉,道:「若是換作尋常人家,這不過只是一個小小功勞。在我王家,這可不是什麼小功勞了。」說到這,他的嘴角露出笑意。

王澤也跟着笑起來,看向旁邊你的王辰,問道:「辰兒,有你大伯這句話,入士不是什麼難事兒。快與你大伯說說,你想身居何職?」

王辰心中大喜,急忙站起身來,向著兩位伯父拜下,道:「啟稟二位伯父,孩兒並不奢求什麼高官厚祿,但求能得一都尉便可。」

「都尉?」

王柔面露難色,只能苦笑着搖頭,道:「我以為先給你尋一個軍侯,或是司馬做做,你倒是直接往比兩千石開口了。」

「現如今都尉一職倒也不是什麼棘手的事兒,只是騎都尉怕是尋不得了。」王澤沉思片刻,向著二人道:「日前我回來之時倒是聽聞本郡因為匪患要設都尉,若是辰兒不嫌這郡都尉,倒是可以想想辦法。」

「嗯!」王柔也點頭默許。

『郡都尉?不是說建武六年之後內郡都已經省略都尉了嗎?怎麼又設了?』王辰心中雖然疑惑,面上卻是極其高興:「有勞二位伯父操心,辰兒定不負所望。」

「好!」王柔拍掌笑道:「既然如此,這太原郡都尉伯父無論如何也替你取來。」

如果說叫王柔保證王辰能上校尉什麼的不可能,那麼這都尉絕對是板上釘釘的事兒。這麼多年下來,這太原王家早已是并州第一大士族,關係脈絡雖然算不得十分龐大,但是搞一個郡都尉還是小事兒。

說罷,他轉頭看向王澤,道:「季道,你替我去州府打點一二,務必要讓辰兒掃蕩三山匪徒之事上奏上去,為辰兒請功。另外京城那邊,也有勞你代我修書送去。我便帶上辰兒與勇兒親自去一趟祁縣,尋那老爺子說道說道。」

「兄長放心,我這便去。」

王家門前,兩路飛騎向著不同方向而去。

這一路下來,王辰心中對於兩位伯父倒很是感動,想不到對方竟然這般順着自己,從一開始的拜師童淵到現在的入士選官。

祁縣。

這裡的王家與晉陽的王家本就是同宗同源,只是兩家居住的地方不一樣,實際上本就是一家人。

跟隨着王柔入了中堂,拜見了各位叔伯之後,方才坐下來開始商榷事宜。

堂上端坐着一個白髮老者,他就是整個并州王家的實際掌控者,王家的家主王實。

「你說要舉薦王老三的兒子做騎都尉?」

堂上王實就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質疑的看着王柔。

王柔面上緩和一笑,向著王實抱拳道:「伯父容稟,辰兒雖然並無十分名聲,但卻與隱士潛修十四年,有萬夫不當之勇。當推為騎都尉,否則豈不是屈才了?」

王實並未收回自己質疑的眼光,他將王辰從頭到尾打量了個便,面上卻又幾分不屑,道:「這騎都尉是那般好做的?我等世受國恩,豈能隨意推舉?當初子師那般有才,不也是從郡吏坐起?不行不行,這事兒不行。」

想不到王實竟然一口便否決了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