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我在你眼裡》[如若我在你眼裡] - 第九章我沒有傷害她

「我沒有,昱風,不是我。」
顧晚急忙解釋,她根本不知道白雅綿的傷勢怎麼來的。
「姐姐,你讓我說的我都說了,你怎麼還能這樣在昱風哥哥面前這樣抹黑我,要是知道你錄音冤枉我,就算你打我我也不會照着說的。」
白雅綿顫抖的指着顧晚,滿臉的絕望,似乎是一片真心被辜負。
「不是你難道是小綿自己嗎?
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這麼惡毒。
小綿兩次發病是真是假我一清二楚,你竟然逼着她說是裝病。」
林昱風鬆開白雅綿起身,一把抓住顧晚,嘴唇緊抿,力道大到顧晚感覺自己的手腕要斷了。
「你怎麼打的小綿,我讓你雙倍還回來。」
「昱風哥哥,是我不好,你不要怪姐姐,都怪我,姐姐,對不起,昱風哥哥只是氣話,你不要當真。」
白雅綿拉着林昱風求情,一邊還又顧忌着顧晚的情緒。
「哼,不用你假惺惺的求情,事情的真相你很清楚,你想打便打。」
顧晚忍受着手腕的疼痛,牙關緊咬。
「顧晚,你還真是不知悔改,像你這樣的女人,還活着幹什麼?」
見顧晚不知悔改,林昱風手中力道更大,將顧晚甩倒在地。
白雅綿急忙過去府顧晚起來,「姐姐,你沒事吧,昱風哥哥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氣,都是怪我。」
顧晚看着白雅綿裝模作樣一陣噁心,揮手打開白雅綿。
「啊!」
一聲驚呼,白雅綿倒在一旁暈了過去。
「小綿!」
林昱風眼睛一紅,瞬間抱起了白雅綿,腳步不停的踢開擋在門口的顧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