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時花開正好》[如果那時花開正好] - 第9章 簽下離婚協議書

夏季晚昏睡了三天,終於蘇醒。
她睜開眼眸,看着頭頂上的天花板,心中一片枯槁。
孩子,終究還是沒了。
就死在了她的懷裡。
病房門咔噠一聲,被人推開。
陸以梟推門而入,沒什麼表情道:「醒了?」
夏季晚側眸,掃了他一眼,又轉開了視線,面容冷淡如水。
陸以梟眉頭微擰,這是第一次,這個女人對他如此淡漠。
三兩步走到床邊,陸以梟將手裡的離婚協議書,扔在了夏季晚的面前。
「離婚協議,簽字吧。」
夏季晚坐起身體,果真提筆就簽字,連一秒鐘猶豫也沒有。
陸以梟垂在身側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攥緊,視線緊緊盯着夏季晚簽字的筆尖。
寫完兩個字後,夏季晚的動作忽然停下了,抬眸,平靜的看着陸以梟:「離婚之後,你就會放過我和亦銘嗎?」
她至今不知道宋亦銘的下落在哪兒。
陸以梟嘲諷的勾唇:「怎麼,你對你那個姦夫,就這麼念念不忘?」
夏季晚直視着陸以梟厭惡的視線,淡聲回答:「是啊,我現在才發現,他比你,好了一萬倍。
要是當初我沒有瞎了眼,愛上你,現在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夏季晚!」
陸以梟忽然怒氣失控,一步上前,掐住了夏季晚的下巴,「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