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時花開正好》[如果那時花開正好] - 第4章 求求你放過他

「陸以梟,不要!」
夏季晚神色大變,陸以梟一向狠絕,一定不會放過宋亦銘。
——————-
夏季晚連忙求情,可為時已晚,陸以梟叫的人,已經先一步來了。
宋亦銘也有些白了臉,卻仍舊還是將夏季晚往身後護。
「小晚,你別求他。
我不會有事的……」
夏季晚搖搖頭,還未來得及說完,衝進的兩個黑衣人,就已經抓住了宋亦銘,直接用暴力,將他摁在地板上。
陸以梟冷眼看着他,身量挺拔高挑,面寒如冰:「廢了他」
「不要……」夏季晚不顧一切,衝過去跪在了陸以梟的腳下,仰頭含淚望着他,「陸以梟,亦銘跟我們之間的恩怨沒有關係,求你放過他……」
陸以梟垂眸,冷冰冰的盯着夏季晚,薄唇開啟,吐出卻依舊是殘忍無比的兩個字:「動手!」
「不……」夏季晚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着,宋亦銘在一眾人的圍毆下狼狽血流。
他那麼儒雅溫和的一個人,卻被她連累至此。
夏季晚哭得泣不成聲,軟軟的跪坐在地上,愧疚感鋪天蓋地,讓她後悔不已。
宋亦銘的慘叫聲,在她腦海里不斷迴響,夏季晚哭到眼前發黑,喃喃的不斷道歉。
「對不起,亦銘,是我連累了你,對不起,都怪我……」
氣息微弱的宋亦銘被丟在地板上。
神色蒼白,額頭上滿是疼出來的冷汗,明明已經是沒了半條命的狼狽模樣。
可他卻硬是扭曲的擠出幾分笑容,虛弱的看着夏季晚,輕聲安慰:「小晚,我沒關係,你沒有對不起我,是我對不起你,明明答應了帶你走的,可我現在……恐怕做不到了。」
夏季晚的眼淚,瞬間決堤。
「亦銘……」
陸以梟的面色陰沉得攝人無比,渾身的寒氣更是猶如實質一般刺人,嗓音里的每個字,都是冰刀一般的鋒利凶氣。
「還能當我的面,跟我的妻子**,宋亦銘,看來我還應該拔了你的舌頭!」
他話音落下,一抬手。
看那架勢,是真的要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