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法師:我真的是全能法神啊》[全職法師:我真的是全能法神啊] - 第8章 雌狼王是吧?那就宰了

遠山披血霧。

一隻血毒瘴氣籠罩的巨狼傲然立在博城要塞外。

巨狼身上迸發猩紅閃電,蠶食周邊一切事物的生機。

世界彷彿只剩博城在苦苦支撐着。

南嶺君主——雌狼王!

光顧了這個南方小城,又將帶來怎樣的人間煉獄。

博城要塞上的軍官不敢想像,也不能想像。

這就算君主級妖魔的威懾力。

匹狼當關,萬夫莫開。

要塞之上,南將軍以最快的速度已經趕到了城頭。

莫庸這個小小的初階法師,雙腿都站不直,也得以欣賞着煉獄場景。

此刻的他,雙手盤後,眉頭緊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完全沒有在意一旁,巫鳥獵人團團長周轅正在極力痛斥此次悲劇的主導人——邱文權。

「團長,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貪的,再給我一次機會吧,團長!表哥,你是超階法師,一定能救我的,對嗎?」

那團長周轅望着要塞外那隻凌冽悍獸。

苦澀地看着這個眾矢之的表弟,雙目有着些許哀傷。

他倒吸了口涼氣,神色冷漠了起來。

他拍了拍邱文權的肩膀,有些眷戀地摸了他的臉。

隨即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去,打得周圍幾人都有些懵。

「文權,對不起了,表哥對不起你,你的孩子團里會替你養大的。」

落了幾滴淚,團長周轅派人將邱文權以及皮卡上的五隻魔狼幼崽交付到了雌狼王面前。

沒等解釋完幾隻幼崽並無大礙。

雌狼王冷冽地瞥了瞥幾隻嗷嗚的幼崽。

剎那間,邱文權直接被幾隻狼幼崽撕成了碎片。

要塞眾人別過頭去,不忍直視。

團長周轅更是哭成了一個淚人。

莫庸穿越到了魔法世界,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妖魔的殘暴。

嗜血、無情、殘暴。

城內氣氛壓抑到了冰點。

守城將士望着那幾隻還在耀武揚威的雌狼幼崽。

莫庸怎麼樣都無法想到有一天人類竟然要向這些以人為食的畜生之輩服軟,束手無策。

要是我再強一點就好了。

這是許多在場之人,包括莫庸,南將軍,團長周轅內心的寫照。

如此交代尚且不夠,雌狼王在他人類奴僕的傳遞之下,透露屠城的想法。

沒有任何預兆,它身上毒蟲剎那席捲到了要塞上的軍人之中。

毒蟲嗜血,直接將許多人吸成一陣森森白骨。

「博城將士們,你們許多人的家人就在城內,你們忍心它們葬身在妖魔的腹中嗎?」

南將軍望見此場景,朝着眾人悲呼。

眾人目光向他看去。

不論哭喪着的,冷着臉的,握緊了拳的,目眥盡裂的。

「我們可以覆滅,博城不會再有人傷亡,你們珍視之人,一根汗毛都不會斷!」

「將軍,我們要戰便戰,不會退縮半步。」

「戰吧,殺到這群畜生害怕,殺到君主膽寒。」

莫用低吼着,男人的血性也激了上來,紅着眼睛,誓要與這博城共存亡。

要塞眾人,無論男女,無論什麼實力。

城頭蓄起了各種顏色的魔法,都向雌狼王那丟去。

冰刃,炎彈,土刺,光劍,各類魔法混合在一起。

只可惜君主級就算君主級,速度還是太快了。

縱身一躍,直接躍上了與要塞齊平的山頭,躲過了浩蕩的魔法攻擊。

不僅如此,人類們的負隅頑抗還激怒了兇殘的雌狼王。

它怒嚎一聲,竟直接朝着博城要塞越來。

天際間掠過一陣赤色殘影,隨即迎來的就是比城門還大的利爪,以及口中噴涌而出的氣流襲來。

低階的魔法師別說躲避了,直接癱軟下來,更有甚者直接被這氣勢昏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