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權傾天下:王爺寵妻不嫌膩] - 第3章 平安回來

蘇靈萱與他分開後就一個人走在這大盛朝的集市上,宇文臨王爺,真的是穿越了嗎?到了現在她還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穿越了,可是這是事實啊!

真的是不可以改變的事實,不過穿越蘇靈萱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過自己會有一天穿越,而她自己也是穿越的夠離譜的,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吧!

如今的她也沒有什麼辦法了,她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沒有想到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看着他的衣服就知道肯定是侍衛了,他們的手中都拿着畫像,看到蘇靈萱後其中有一個侍衛說道着「五小姐我們終於找到你了,你都不知道太子殿下跟蘇大人都有多着急啊?」

看着他們,蘇靈萱懵了,可是思考過後,她倒是明白了,蘇家的五小姐失蹤了,這肯定是要去找的啊!畢竟也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啊!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蘇靈萱一臉愧疚的說道。

聽到後這幾個侍衛瞬間愣住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蘇家的小姐蘇靈萱說的話嗎?如此的客氣,他們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蘇家的五小姐脾氣很好,待人很好的。

顯然他們是太子身邊的人不是蘇家的侍衛。

「五小姐那麼在下送您回去吧!」

「好啊!那麼就多謝了。」蘇靈萱正愁着不知道該如何回去呢?正好他們來了,自己也倒不怕走錯什麼路了,多好啊!

早早的宇文言就醒來等着消息了,蘇承自然也是一樣的,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就出去了一段時間家裡就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情。

真的是讓他措手不及啊!

宇文言很不放心,畢竟自己還是與蘇靈萱有着婚姻在呢?要是蘇靈萱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他該如向所有的人交代啊!

就不說其他人怎麼想吧!就先說他父皇那裡,他父皇可是明確表示了只要是蘇靈萱是跟你有婚約的人,那麼你就得保護她,如果她要是有什麼閃失的話,他父皇肯定是要問他的。

宇文言是不可能忘記他父皇對他說的話了。

當年要不是蘇承一時犯下了糊塗他根本就不會寵幸一個軍妓的,可是誰能夠想到那個軍妓竟然懷了身孕,再加上蘇家本來就是一脈單傳,可是偏偏的到了他這一代就沒有生下個男子,就算是身邊的夫人小妾們,可是生下都是女子。

他在想要是這個軍妓生下的要是是個男子的話,他們蘇家就算的上是有後了,這才把那個軍妓帶回了家,誰知道生下也是個女子,從此之後蘇承就從未看過他們了。

蘇承更沒有想到的是這軍妓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夠討的皇后娘娘如此大的歡心,讓皇后娘娘竟然定下了婚約,而且皇上也是同意了。

蘇靈萱跟着他們走進了蘇府走到了正廳來。

遠遠的蘇靈萱就看到了兩人,她看到了一名男子穿的很得體,氣質上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可是蘇靈萱能判斷這應該就是他們剛才口中所說的太子殿下了吧!

而他坐在他身邊男人年紀約莫着應該也有四十來歲了吧!這人肯定是蘇大人也就是她的爹爹。

侍衛說道「太子殿下我們平安的找到了五小姐。」

看到蘇靈萱後,宇文言根本就顧不得他們說的話,蘇承看到後立即生氣破口大罵的說道「你這個丫頭,真的是無法無天了,你讓太子殿下如此擔心,看來在不好好的管教你一下你就要上天了呀?」

蘇靈萱聽着,這明顯對她不利啊!

她的腦袋飛快的運轉着,這時她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

撲通一聲蘇靈萱就狠狠的跪在了地上,眼帘就有了淚水,她一邊流着眼淚,一邊抽泣的說道着「對……對不起爹爹,都怪靈萱不懂事害你們擔心了,對不起,爹爹,太子殿下。」

看到他這幅模樣宇文言倒是第一次見到啊!

蘇靈萱本來就長的好看,這樣一哭就是相當于美人落淚啊!

蘇靈萱這哭的真的是梨花帶雨的啊!

他們看到後,他們都是屬於那種見不得女人哭的,特別是蘇承,他心裏倒是有些心軟了,可是他不能說些什麼畢竟太子殿下在這裡……

這時宇文言開口說話「靈萱趕快起來吧!只要你沒事就好,畢竟靈萱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難免會犯錯了嗎?」

這樣說後,蘇承他是明白了,便說著「靈萱你還不趕緊起來下去休息。」

聽後蘇靈萱緩慢的站起了身來就離開了。

她露出了一個笑容來果然啊!只要是個男人就看不得女人哭,剛才她實在是想不出辦法來了,只能用這招了,畢竟她的哭戲是在娛樂圈中也算的上數一數二的,不然她怎麼能混到一線呢?

眼前突然來一個女子帶着哭腔流着眼淚說道「小姐,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啦。」

說著就將她抱住了。

蘇靈萱還是一臉懵的,直到她鬆開了,這時蘇靈萱的頭突然一陣巨疼,她忍不住的疼出了聲音來「啊——」

這個女子就是她的侍女如蘭,看到後如蘭心急如焚的說道着「小姐,小姐你沒事吧!」

這時蘇靈萱的腦子中出現了好多的畫面特別是三個女人,蘇靈秀,蘇靈蕊,李月如。

「蘇靈萱你還不如死了死了算了呢?」蘇靈秀狠狠的踩着她的雙手

而在一旁的蘇靈蕊也嘲諷的說著「是啊!幹嘛不死掉啊。」

她們在欺辱着蘇靈萱,甚至對她打罵著,包括他們趁着蘇承不在家將他送了出去,讓人**她,可是蘇靈萱不願就連夜跑了好久好久可是最終還是沒有用,她跑累了,跑到了懸崖哪裡,她果斷的選擇跳了下去,就算是死她也不要真的被人給**,這是她最後的尊嚴了。

這一刻蘇靈萱像是明白了什麼?

這具身體的主人,怪不得呢?她知道了一切所有的事情,她是真的沒有想到只是因為太子妃的身份他們竟然要這樣對待這具身體的主人。

在這個家中她是爹爹不疼娘親去世的也早,只有如蘭陪着他,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她看着如蘭說道着「我沒事,如蘭我累了,帶我去休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