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撿個阿飄總裁,變人生贏家》[奇遇:撿個阿飄總裁,變人生贏家] - 第2章 夜半驚魂

墨家。

「給我查,無論多大代價!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要命的,敢在我眼皮底下動我墨元正的孫子!」

墨元正一掌拍在昂貴的木質書桌上,力度大到整個桌上的東西都跟着顫抖。

墨朗成看着盛怒的父親,想着渾身是傷的兒子,出口的話語中有着幾分隱忍的怒意:「此次子言行程隱秘,整個墨家,沒有幾個人知曉。對方跟了一路,等到子言回到宛城時才動手,說明對方很清楚子言的習慣。」

「你的意思,是墨家的人?」

墨老爺子雙眼一沉,因為過分憤怒,呼吸都微微急促了幾分:「這幫狼心狗肺的東西!」

「現在還不確定有沒有其他勢力介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

墨朗成垂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緊,雙眼冷的讓人發怵:「墨家一定有份。」

「這件事情交給你去查。」

墨老爺子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看着眼前沉默寡言的大兒子,眼中有着一絲戾氣:「不論查出來是誰在背後主導,一定不能讓對方死的太過輕快!」

”子言此番所受的傷,我必定十倍百倍的還回去。 ”

墨朗成想起床上生死未卜的兒子,臉上更是有着難平的恨意:「撇開身上那些刀傷不說,單是子言胸口那一槍,若不是偏差了那麼幾毫米,他只怕是連活着回墨家的機會都沒有。」

「李醫生說,他一直未曾恢復意識,而且,心跳也很微弱。」

墨朗成對上父親同樣暗沉的雙眼,出口的話語染着異樣的寒意:「父親,不論幕後人是誰,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哪怕,要賠上我自己。」

「子言是你的兒子,更是我從小護到大的乖孫。」

墨正元拍了拍墨朗成冷硬的肩膀,眼中有着如出一轍的狠戾:「不管是誰,就算千刀萬剮,也難消我心頭之恨!」

裝飾豪華的房間里,各種頂尖醫療設備一應俱全。李醫生正拿着筆,仔細記錄著數據的輕微變化。

特製的病床上,身材修長的男人安靜的躺着,身上插滿了各種管子與儀器線,氧氣面罩遮住了他大半的容顏,原本氣宇軒昂的臉上,此刻盡顯蒼白,毫無生氣。

若不是身邊的儀器上還有着輕微幅度,任誰都會覺得,這已經是一具屍體了。美麗的婦人坐在床邊,雙手捧著兒子僅剩的那隻自由的手,臉上滿是未乾的淚痕。

墨朗成與墨老爺子看到這畫面,一時間也是難受的說不出話來。

李醫生輕咳了一聲,拿着數據來到了墨老爺子面前,看着兩父子那如出一轍的眼神,他背上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除了胸口那處較為致命的槍傷,其他都是外傷,並不危及性命。胸口的槍傷我也已經處理妥當,也並未有感染的跡象。各項數據也尚可,只是,他就是遲遲不曾恢復意識,心跳也比較微弱。」

「他這個情況,怎麼說呢…」

李醫生無意識的摩挲着手裡的鋼筆,想了半天,才略微尷尬的開了口:「從儀器數據來看,他其實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但是他為什麼醒不過來,我自己也解釋不清楚。如若真要說,我倒覺得用民間傳說更解釋的通一些。」

墨正元看着一臉沉思的李醫生,確定其並未有玩笑之意後,才開口問道:「什麼民間傳說?」

「失魂症。」

李醫生說出這話,自己都覺得有些窘迫。他從醫三十來年,業內獎項拿到手軟,沒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要靠民間傳說來診斷病因。

可是,墨少爺明明各項生命指標都尚可,卻就是恢復不了意識。除了失魂症,他實在是找不到第二種解釋了……

「失魂症要怎麼治?」

沈雲卿急忙起身走到李雲的跟前,看着面露難色的李雲,眼中的紅血絲醒目的嚇人:「我的子言,他還有救對不對?」

「這個還真是超出了我的技術範疇。」

李雲撓了撓後腦勺,看着面露憂色的三人,心中不忍,開口寬慰道:「你們放心,我會更改一下藥方,儘快調理好子言的身體。說不定等他的身體恢復了,他就會醒了。」

「好。那子言就交給你了。需要什麼藥材儘管開口,我會吩咐唐管家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

墨朗成拉過一旁泣不成聲的妻子,與墨老爺子一同離開了房間。李雲看着病床上明明有着心跳卻毫無意識的男子,無措的連抓了好幾把頭髮。

他發誓,再危險的搶救都沒現在這個棘手!

對症下藥,他在行。

可是眼下這個情況,根本就無從下手啊!

—–

頭痛欲裂的感覺里,墨子言的意識緩慢回籠。

想起自己出差回程中所遭遇的暗殺,他唇邊浮現出一絲冰冷的笑意。

知曉這次行程的不過十人,還選在宛城地界上動手,這個人還真是藏的夠深!

收回思緒,墨子言打量着眼前這略微簡陋的屋子,眼中有着疑惑浮現。

他記得墨家的暗衛及時突圍,把他順利救走了。按理來說,他此刻應該是在墨家才對。

這個簡陋的小房子又是什麼情況?

難道,暗衛後面又遭遇了什麼,並未順利將自己送回墨家?

小小的客廳,壓抑的慌,墨子言走向窗戶邊, 欲推開窗透氣,卻發現自己的手直接穿窗而過,根本就碰不到窗戶!

這是什麼情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