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鬼的諸天之旅》[窮鬼的諸天之旅] - 第2章 此招名為釣魚

時近晌午,路邊的小販和茶酒樓的活計開始忙碌起來。

「公子,公子,您慢點兒。」

青石板路上,一書童正氣喘吁吁的跟着樸素衣着的公子哥後面。

「我的公子哥兒啊,您這麼匆匆忙忙的,要去哪兒吶?」

「哼!我在後堂里都聽到了,縣裡幾個狗大戶聯手給我爹難堪,說什麼小事衙門可斷,但大事得去那什麼什麼…破茶樓,讓大伙兒一起斷?今個兒,我倒要見識見識,那究竟是個什麼神仙地兒。」被稱作公子哥的人停下腳步,看着跑來的書童道。

「哎喲,我的大公子啊,老爺前兩天還剛和您說,咱們初來咋到,凡事得多讓着點,您咋這麼快就忘了呢。這事兒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了的,得等個好時機。」書童趁公子停下的時機,趕緊拉着對方衣袖,苦口婆心道。

「放心放心,公子我又不是什麼惹事的人,就去看一眼,看完便回。」說罷,公子便甩了甩手,嗯,沒甩開。誒喲,平時咋沒發現這書童氣勁這麼大嘞。

「我的公子爺啊,這事兒可是會找人的。要去那兒,得帶着衙門的人一起去吶。」書童拉着衣袖不放,又勸道。

「哼哼,要是大張旗鼓的過去,豈不是想看的都看不到了?這光天化日之下,難不成他們還敢當眾放肆不成?還不放手?」公子哥看着周圍人的目光逐漸向自己看齊,不由得臉色一黑,兩個大男人在街上拉拉扯扯算的什麼事兒?

書童看罷,只得放開,趕緊暗中打了個手勢,讓後面的人去把老爺搖來,這一根筋的自己怕是勸不動了,希望老爺來之前不要出什麼事兒。

公子與書童兩人兜兜轉轉,算是尋上了這大戶口中說的茶樓。二人只見這樓分三層,最底下的為茶樓,中間一層為酒,內置膳食,頂層封閉。

「公子哥,這裡便是安居縣有名的茶樓了。」書童望向前方的茶樓,又指了指樓門貼着的字條,說道:「據說這樓一二層各貼了張字條,凡是都能對上者,一周內在這兒的吃穿用度全免。」

「哦?這樓主倒是有點兒意思,但這怕是小瞧了我等讀書人。」公子哥先是嘲諷了一聲,隨即看向門前貼着的字條。

只見,這字條上寫着:塵事如潮人如水。

「嘶…」公子哥不動聲色地將目光移向上方,牌匾上書:這真是茶樓。

「這樓的名字,怎如此…獨特?」公子哥看着牌匾頓時感到一陣濃濃的違和感,按理說能貼出如此上聯,想必樓主應是飽讀詩書,怎麼也不會隨意起名才對。於是將目光移向書童,卻見這書童彷彿出神了一般。

「宏哥兒,宏哥兒,你怎麼了?」公子哥連忙搖了搖書童,書童名為江海宏,原先是馬家的小姐不知道在哪個旮旯里撿到的,見其可憐就給了口飯吃。其自幼表現聰慧,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又有詩詞歌賦的功底,便安排他做了馬大公子馬遵凡的書童,二人可以說是從小玩到大,關係自然極好。

「啊?凡哥我沒事。你剛說了什麼?」江海宏回過神來問道。

「哦哦,沒事便好,看你一副魂不守神的樣子,還以為你被什麼鬼怪附身了呢。」馬遵凡見其恢復了往日的神色,便問道:「這門口字條你怎麼看?」

「塵事如潮人如水,這茶酒樓的樓主想必是有故事的人,但這怎麼看也不像是這茶酒樓該貼的字條,要是說湊合吧,其實也行,但若是換成淡酒邀明月,香茶迎故人之類的,才是貼合這茶酒樓的意思,因此,想要對上這聯子,還是得先看看二樓的字條。」江海宏想了想回道。

「這倒也是,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去看看這二樓的帖子罷。」馬遵凡從懷裡掏出把扇子,在側邊扇了扇,帶着書童江海宏上了二樓。

「宏哥兒,來來來,這邊,這帖子寫的還挺豪邁。」馬遵凡指着二樓的帖子,招呼道。

「來了,來了,讓我看看這二樓的帖子,寫了啥。」江海宏小跑過來,看向帖子,念道:「天下風雲…」

我列個大草,江海宏的臉色大變,哪位前輩在這兒釣魚?此地不宜久留,得趕緊溜,不對不對,要是我直接開溜了,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走不得走不得。

「公子哥兒,該點菜了。」江海宏拉了拉馬遵凡的衣袖,提聲道。

「哈哈,也是,都這個點了,今個兒我請。」馬遵凡大手一揮,找了張桌子坐下。見狀,江海宏也拉了凳子,招呼了一下店裡的小兒。

「二位客官,不知想吃點啥?這是菜單,請二位過目。」店小二熟練地掏出一本菜單,拿出一隻筆和一本子,站在一旁等待。

「咦?你們這兒的菜單,還挺方便吶,這菜名下面還配圖哈。宏哥兒你也看看,這畫的還挺好看。」馬遵凡對着小兒說了幾個菜名,便將單子遞了過去。

「嘿嘿,那是,這些單子可是花了我們掌柜好幾兩銀子呢。客官若是想要一份特製的,可找樓下橋邊賣畫的先生,用不上多少錢。」店小兒在一旁解釋道,這兩人一看就是新來的顧客,衣着雖然樸素,但好歹也是絲綢吶,想必家中必有專門的廚子飯堂,這不趕緊服務一條龍安排上?

「哦?那待會兒可是得去看上一看,給家裡定製上一份。」馬遵凡一聽,表示這東西還真不錯。

「不知客官習慣喝淡酒還是烈酒?」店小兒示意邊上的人斟酌上了四小杯遞給馬遵凡和江海宏,並解釋道:「這左邊的小杯是淡酒,右邊的是烈酒,客人可先嘗一嘗再做決定。」

「咳咳,咱家人還尚未成年,喝酒有點傷身子,店家還是早些上菜罷。」江海宏輕輕咳了兩聲,你大爺的,這套路別人不熟,江海宏還能不熟嘛?這熟悉的配方,這不變的味道,還淡酒烈酒,你這不要酒的選項哪兒去了?

「客官還請稍等,菜馬上就好。」店小二輕嘆一聲,這一桌的**怕是沒了,示意邊上的人送上一壺涼茶,便輕告一聲後,退了下去。

「誒?宏哥兒,這酒還挺好喝的,咋不點了?這都在外頭了,還不能喝啊?」馬遵凡搖了搖前方的茶壺,抱怨道。

對此,江海宏翻了翻白眼,今個要不是我在,你這一桌怕不是得付個一二兩銀子還得謝謝人店老闆的熱情招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