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殤:九州劫》[秦殤:九州劫] - 第2章 龍椅

大秦國都是分內外城的,外城叫京城,大多都是普通百姓或是某些小世家貴族,內城就是皇城了,聽名字也就知道是哪些人住在裏面,世人則直接簡稱大秦國都為京城。

許凌霄孤身一人往前而去,繁華的京城讓他有些不適應,多年塞外征戰的生活已經影響了他的性格,在他眼中京城甚至比不得塞外的風沙。

「哥,你終於回來了!」

一輛馬車停在了許凌霄身邊,許凌霄嘴角罕見的露出笑容,說道:「小妹。」

要說許凌霄唯一在京城還算牽掛的,便只有這大伯家的小妹了。

宮裝女人走下馬車,要論世間何為絕色,大致也只有她可稱得上。

許嫣笑了,多年不見家人的許凌霄也被這一笑弄的略有失神,但很快平靜下來,唯有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波動。

許嫣說道:「哥,你是要先去見陛下嗎?家裡已經備好宴席,就等你了。」

許凌霄伸出手揉了揉許嫣的腦袋,兩人同時一愣,許凌霄收回手,許嫣也向後退了一步。

「長大了……哥哥先去皇城見一下他,晚上回家。」

許嫣開心的說道:「嗯,那我先回去跟爹說一聲。」

看着離去的馬車,許凌霄再次恢復了那冰冷的模樣。

皇城中,身穿龍袍的男子在湖心亭賞魚,紅袍宦官低垂着頭,別看他似乎垂垂老矣,但要真的打起來,江湖中少有人能敵他一回合。

「凌霄還有多久才來?朕都在這看魚看了一個時辰。」

「已入城,大概半個時辰內就到了。」

龍袍男哈哈大笑起來:「憑他的性格,一個時辰內到都算不錯了!這世上誰見了寡人不是顫顫巍巍?唯有他!從未視寡人為皇帝,魏忠賢,你覺得他會不會反?」

魏忠賢當即跪在了地上,額頭死死抵着地面,這一句話他無論怎麼接都是個錯。

「無趣,當真無趣,你們一個個的都在那表面敬朕,暗地裡又全在結黨營私,當真無趣的很。」

姬成空拋下所有魚食,看着哄搶一片的三金龍鯉他再次說道:「無趣。」

魏忠賢從語氣中讀到了一抹殺意,他跪在地上沒有起身,額頭抵在地面,姬成空冷眼看着那吃飽後離去的三金龍鯉,內心不知想着什麼。

許凌霄騎馬進入皇城,十名禁軍拱衛在其身後如同親衛一般。

禁軍統領走了過來,就像是等了許久。

「帶路。」

許凌霄近乎命令下屬的口吻卻無法讓統領有一絲抵觸,功勛侯和世襲侯有很大的區別,其餘有爵位在身的人見到統領絕對不敢用命令的口吻,因為他是陛下的人,也只忠於陛下,但面對許凌霄,禁軍統領也唯有壓下一切想法,恭敬的說道:「是。」

姬成空坐在湖心亭中間,魏忠賢正在湖裡游着,只因這位大秦皇帝說了一句想吃烤魚。

作為看着他從太子變成一國之主,直到現在還依然伴隨在其身旁的魏忠賢,他很明白自家陛下對於江湖武功的厭惡,所以他只能如常人一般下水抓魚,不能動用一點武力。

腳步聲從身後響起,專心致志看魏忠賢抓魚的皇帝頭也沒抬的說道:「先坐,寡人知道你喜歡吃魚,正在讓那老貨去抓。」

許凌霄也沒有客氣,直接坐在了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