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撫》[清撫] - 第6章 熟人

夏梔終於回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小窩。

夏梔洗完澡,窩在自己房間里,頭髮亂糟糟的整理自己的思緒。

首先,那個地方地理位置非常偏僻,甚至可以稱得上荒涼的廢墟倉庫里,有一個大男孩,她可不信他也是迷路了,才到了那地方去了,他還給他指了方向呢!

還有那個男生,夏梔在第二次見到他時,身上散發的全是冷漠的氣息,完全不像第一次見面時的他,並且他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非常清冷的氣質,顯然不會是住在會倉庫里的人。

那麼,他為什麼會在那裡呢?身上的氣息為什麼會改變?還有,他為什麼突然暈倒又突然醒來,並且再次醒來後氣息又變回了那個憂鬱的大男孩呢?

一個人的氣息不應該是像人的性格一樣嗎?短時間內不會改變,只能隨着時間的推移,一點點變化嗎?

夏梔越想越頭疼,果然以她的智商,不適合想這些問題,夏梔又想了想,從小包包里翻出手機沒電了。

夏梔自言自語道:「別以為雨水導電,淋個雨手機就會有電了。」

說完她嘻嘻一笑:「看來我物理學得還不錯!」

她開開心心的把手機充上電,又飛快地下樓去廚房裡找吃的。

許家,

許小年的爸媽正在客廳主位上坐着,許小年在下面坐着,空氣里一陣子沉默。

許媽媽看着女兒淡漠的臉,眼眶不知不覺已經紅了一個通透。

許父看着女兒,眉頭緊緊地擰在一起,似是擔憂,又似是心痛。

許小年打破了這段沉默,她輕笑一聲:「你們不好奇,我是怎麼回來的嗎?」

她語氣平淡卻句句深藏諷刺,刺在許家夫妻心裏,像根拔不出來的刺一樣,錐心刺骨。

許媽媽愣了愣,她說:「回來了就好,剩下的我們慢慢說……」

「夠了!」許小年打斷媽媽的話:「兩年前,到底為什麼?」

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許小年嘆了口氣,她轉身要走。

「年年,這些事,你遲早要知道的,聽爸爸的話,現在還不到時候。」

許小年站起身向門外走去,離開的時候,她丟下一句話:「爸媽,我是你們的親生女兒嗎?」

許媽媽早已**眼眶,許父也搖了搖頭,年年這是誤會他們了,但是,就算是為了年年也不能說出來。

許小年離開了許家,鼻頭有些酸,眼淚想往外涌,她仰了仰頭,記得夏梔那傻丫頭說過,眼淚流出來的時候,仰仰頭就會流回去。

許小年眨眨眼,快步離開這裡。

這天,許小年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喝了很多酒,她還是想不明白,兩年前她為什麼會被送去國外,又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死在那裡,又莫名其妙地活過來,還有父母到底瞞了她什麼。

許小年喝着喝着就醉了,醉了就睡著了,睡在地毯上。

不知過了多久,窗子被輕輕的推開,一個男人翻了進來,聞到滿屋的酒味皺了皺眉,看到地上醉醺醺的許小年,眉頭皺的更深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