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作精寵妃有空間》[清穿之作精寵妃有空間] - 第10章 賑災

四爺自從進戶部後整個人忙的早出晚歸,半月都沒有進後院,後院的女人們都巴巴的等着呢。

後院女人都深深的了解了蘇氏的受寵程度,誰讓人家四爺來過錦玉軒呢,雖然只是匆匆吃過午飯就離開了。

說到這蘇顏就暗恨,那小氣的男人覺得自己小廚房的菜味道更好,於是非常不要臉的要求每天準備好,蘇培盛會過來取。

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么,後院的女人嫉妒的眼睛都成刀子了,恨不得千刀萬剮了自己。

哎呀,真是的,自己怎麼就這麼可愛這麼美,這麼容易招惹其他人的仇恨呢。

這日天氣大好,午休過後,蘇顏走在已經改造好的院子里,看到兩排都種植了果樹,中間移栽了名貴花卉,在她靈力加靈泉水的改造下,果樹長的鬱鬱蔥蔥,枝頭都結了小果。

整個錦玉軒內生機勃勃一片。

「格格,您太厲害了,我們移栽來的果樹都活了。」小桃看到已經結果的桃樹,在旁邊嘰嘰喳喳的說著。

「之前奴婢在針線房碰到了李側福晉身邊的大丫鬟小荷,她語氣嘲諷,說是格格就知道瞎折騰,這些果樹移栽後肯定活不了。」

「哼……等我見着她,看我怎麼嘲諷回去。」小桃語氣憤憤的說著。

蘇顏看到小桃那一副想搞事的態度,調笑的說道:「那也行,要不要我讓青衣幫你打架,你這小胳膊小腿的能贏么?」

小桃看到格格不相信自己,下巴一楊,傲嬌的說道:「不用,我們動口的,我小桃的口才那是杠杠的才不會輸呢。」

「哈哈哈……」聽着小桃的話蘇顏笑的直岔氣。原以為小桃會說她打架厲害呢,沒想到人家是比口才。

旁邊的青衣跟小安子樂的肩膀直抖動。

四爺還沒進院子就聽見蘇顏那清脆的笑聲,心裏因為這些天戶部里的一些瑣事而產生的鬱悶,都散了。

院里奴才看到走來的四爺趕緊下跪請安:

「奴才見過主子爺,爺吉祥。」

聽見聲音,蘇顏趕緊抬頭看到四爺正向自己走來,幾天不見感覺這人更帥氣了,隨即高興的小跑上前行禮,「爺吉祥」

四爺也沒等她行完禮就快速的拉起小東西的手站到自己面前。

蘇顏心裏美美噠感覺這個大腿對自己更好了。

幾天沒見,四爺細細打量面前的小東西,感覺這人沒自己在身邊更加漂亮鮮活了,心裏泛酸。

自己都累死了。

不過他面部表情控制的好沒有表現出來。語氣很是溫和的說:「這幾天怎麼樣,不過看到你這樣子定是過得不錯嘛!」

蘇顏沒抬頭看四爺的表情,心裏想着有好幾天沒見他了,這一見到人心裏很是高興的說道:「我這幾天很好呀,不過很想你了。」

「你看這些果樹已經掛果了,都是我種活的,過幾個月就能吃了。」

「還有那邊的姚黃跟魏紫也是我救活的,不然他們就要被花草房的奴才們扔了,你看看它們現在多漂亮呀。」

四爺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一團團花朵碩大艷麗,高貴神秘確實很漂亮,比花草房照料的要好。

其實他一進入這個院子時就感覺到,這裡的空氣好,整個院子冒着濃濃的生命力,比府中其他地方更有生機。看着鬱鬱蔥蔥的院子心情更加放鬆了。

蘇顏看看四爺正在欣賞院里的景色,眼珠一轉快速上前對着他的臉頰就是「吧唧」一口。

有些小羞澀的說道「我這裡什麼都好,不過我想爺了,好久沒見到你了,害的我吃飯也不香了,睡覺也不踏實了,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相思成疾。」

四爺冰山臉瞬間融化,嘴角止不住的上揚,伸手在她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寵溺的說道:「淘氣!」

蘇顏心裏泛着甜,抬頭看到四爺的臉上滿是寵溺,心裏感嘆着這個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的。

未來的雍正帝是自己的。想想就很自豪。

兩人說著話就到了居住的正屋了,她拉着四爺的手讓坐在主位,自己很是主動的坐在旁邊。

伸手拿起旁邊的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了四爺喝,自己把玩着他的手指有些期待的問:「爺,您是不是忙完公事了,今天能陪着我了?」

四爺慢斯條理的接過茶杯喝了一口,瞥了一眼正一臉期待自己答案的小女人,也不買關子緩緩的開口說道「今天上朝時傳來消息江南多地暴雨導致當地受災嚴重,皇阿瑪已經下令讓爺明天帶着老八老九老十還有十三趕往江南賑災。」

蘇顏聽到這裡心裏也沉了下來,賑災任務艱巨,四爺到那裡肯定受罪。

災情後流民也多就怕會出現亂子,還有可能會出現一些病症,所謂大災後必有疫情,想到這心裏很是擔心。

「那你得去多長時間?」

他看着滿臉擔憂的小女人,心裏很是熨帖於是安撫的說道:「你不用過多的擔心,這次去的人多,而且有太醫隨行,具體的情況要到地方看看才知道,至少三個月吧!」

一聽這麼長時間,想想自己待在府里也沒意思,要不跟着一起去,於是聲音有些諂媚的說「爺,妾身能一起去么,我要是去了還能好好照顧你呢,奴才們那有我伺候的好,而且我家是江南的,我還想回去看看呢。」

看着四爺還是沒有說話,最後只能拿出終極武器破罐子破摔的說道:「你想想看,我這個人能下廚,能暖被窩,能替你挨刀,要不你就答應我嘛」

蘇顏可不想自己待在府里,府里的那些女人自己雖然不怕,但也嫌麻煩。說不定這次過去也能幫一下忙,畢竟自己可是有空間這個外掛的。

至少能好好保養爺的身體。

到了江南自己可以浪一下了。

四爺聽到這小女人為了能跟自己出去連替自己挨刀,暖被窩這樣的話都能說出口,自己能怎麼著,自己也很心動呀,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