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作精寵妃有空間》[清穿之作精寵妃有空間] - 第1章 初到

昏暗的房間里床上躺着一個臉色嬌美只是有些蒼白的女子,女子的眼睫輕輕顫動了一下,蘇顏感覺到自己的身子軟弱無力,腦袋漲的厲害。

慢慢睜開眼睛,看見自己躺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內,心裏暗驚了一下,自己不是在地震時推了一個小男孩自己埋在廢墟里了么,現在是什麼情況,正想着的時候,一個帶着哭音的年輕小丫頭說:「格格您終於醒了,您這次都睡了一天了。」 抬眸望去是一個14歲左右的小丫頭哭着對自己說。

格格?蘇顏感覺有點懵,自己確定不認識這個小丫頭也沒法回答,只能說自己有點頭暈先躺會,自己得整理整理。

閉眼後一股龐大的記憶進入自己的腦海,原主也叫蘇顏今年15歲,剛參加完康熙45年的選秀進入的四貝勒府當格格,一進府就掉水裡,斷斷續續病了半個月左右了。

原主家屬於漢軍旗,父親蘇正和 在江南屬於四品官母親瓜爾佳氏,有三個嫡親哥哥,父親沒有姨娘,自己是被家人千嬌萬寵的長大的。

原本家裡打算選秀時安安靜靜撩牌子,回家找個門當戶對的嫁過去,卻陰差陽錯進入四貝勒府。

剛剛的小丫頭是自己的陪嫁小桃,理清了關係後感覺好茫然,這是一個對女性很不友好的朝代,女性地位低下,要想過的好就要抱大腿。

這府里還是四爺的腿最粗。

把四爺哄好了,華服首飾,什麼沒有,自己也能活的美美噠。

什麼也不能阻止自己愛美的決心!

重來一回不能憋屈的生活,生活質量不能降低!

蘇顏:四爺你等着我出招吧!

四爺:有人要算計我,老八?

可憐的四爺還不知道你家後院一個小妖精即將要把你收了。

大病初癒,現在的身體軟弱無力,胃裡空空的,感覺一個不慎自己就能餓死。

「小桃快給我準備點吃食」,聲音沙啞如蚊哼虛弱開口。

小桃聽到裡屋格格虛弱的聲音,急急跑到床前,快速倒過一杯茶輕輕托起格格後背慢慢的喂水

「格格您病體剛好,奴婢吩咐取的是易消化的白粥,等您身體大好,再大補一下,您的身體太弱了

小桃邊說邊伺候洗漱完,小心的扶着自家格格到飯桌用膳。

到餐桌時小安子已經命人擺好飯食,在強烈的飢餓感下,就是簡單的白粥也瞬間美味了。

急急喝了兩口白粥,舒緩了下胃中的飢餓後便小口小口優雅的就這簡單的清菜吃起來。

府里膳堂做菜的廚藝不錯,簡單的白粥都做的很是美味,四個簡單的清菜有一半進了自己的口。

等身體好了多嘗嘗這個時代的美食,光想想就要流口水了

「格格您終於吃下飯了,您不知道前兩天,您吃不下任何東西,奴婢們都急死了。」

看到吃的歡快的自家格格,小桃包括院里的其他奴才都高興壞了

他們進入錦玉軒開始,命運與主子好壞息息相關,要是主子沒了,他們要是退回內務府就沒有好下場。

現在好了,不用擔心被退回內務府了。

小安子作為錦玉軒的總管深有體會,自己作為奴才摸爬鬼打到現在的位置,什麼沒有聽說過,見過。

現在最重要的是格格養好身體,憑藉主子的美貌,主子爺怎麼說也會寵一段時間的,趁機生個阿哥,就算有一天不得寵,以爺重視子嗣的態度,院里也沒人敢欺負錦玉軒。

如同西側院的李側福晉,她敢這麼囂張多次截胡其它格格,不就是仗着自己的肚子爭氣,現在府里的孩子都是她所出,爺當然也得給幾分面子。

蘇顏要是知道小安子的內心一定會MMP!

蘇顏:我還沒得寵,你就想我失寵後的樣子,那我肆意的生活怎麼來 ,氣憤……

四爺:哦?爺怎麼想的你們都知道了,那我怎麼不知道呢?冷漠臉,繼續看公文,爺是沒有感情的工作機器。

蘇顏飯後喝着酸甜的山楂茶,斜靠在床下的黃花梨紋軟踏上,放空心思。

一陣嘈雜聲拉回了思緒,下人來傳粱太醫來了。

梁太醫進屋一眼看到坐在軟榻的蘇格格,此時正是正午時分陽光輕灑在臉龐上,襯的絕美的蘇格格整個人更加神秘,這樣的相貌定能得主子爺的恩寵。

行禮時更加恭敬,在這府里生活的好,就明白怎麼對待後院的主子們,「請蘇格格安,格格吉祥。」

蘇顏溫柔客氣的說道:「粱太醫請起這段時間勞煩梁太醫了,」

粱太醫醫術好,人品貴重,自己對於有本事的人一向很是敬重的。

「奴才不敢,這是奴才的本分,請格格伸手,奴才把脈診斷一下」,梁太醫看到蘇格格對自己很是溫和客氣還有一絲敬意,頓時對蘇格格的印象大好,

「恭喜蘇格格,身體已經好了,給您開點溫補的葯,喝兩天就可以了,平日里多走動一下,身體好的快」。粱太醫把脈後好心情的說道。

「恭喜格格身體痊癒。」屋裡奴才聽到診脈結果後都開心的下跪道喜。

「梁太醫辛苦了」,小桃替我送送粱太醫,小桃很有眼色的給粱太醫遞了個荷包。摸着薄薄的荷包,粱太醫心裏高興了,這個裏面肯定是銀票,最少也得50兩,也不是自己貪這銀子主要是得了主子認可。

不過這個蘇格格真大方,憑這長相能得主子爺的盛寵,後院要變了。

「小桃,陪你家格格我在院子里走走,給我說說這府里的情況。」只有了解才能面對突發情況。

「好的格格,小桃把這些天了解到的給您說說。」

在小桃的慢慢講解下,自己了解了府里的大體情況。

四貝勒府里的女人比其他皇子阿哥府里的少,自己單獨住在東側院的錦玉軒,院子很大種植了一些名貴的花草,只是離福晉的正院偏遠,這個對於蘇顏來說是非常高興的,自己單獨住,麻煩就少。

四爺的孩子少,目前養住的只有李側福晉的大格格,二阿哥弘昀,三阿哥弘時。二阿哥的身體也不好,整天喝葯,一副病歪歪的模樣。

福晉烏拉那拉氏面慈心善,府外都知道四福晉菩薩心腸,四爺對福晉很是信任。

李氏仗着孩子跟四爺的寵愛,在府里囂張跋扈,主子爺因着孩子也就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鬧到面上就可,聽說福晉因此頗有微詞。

近段時間因為李氏過於跋扈,四爺都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進後院。

宋格格是府里老人,生過兩女,都沒有養住,不得四爺寵愛。

武格格大方明艷剛開始很是受寵,得罪了李側福晉,但是入府幾年無所出,在側福晉的打壓下後來慢慢不受四爺待見。

其它格格侍妾不受寵也不曾生養,在府里屬於透明存在。

總之府里四爺重視子嗣,有了子嗣對於孩子的生母都是受優待的。

前院書房。

四爺翻看送上來的戶部公文,最近戶部事情多,前段時間老爺子剛從江南回來,又打算巡行塞外,需準備的東西多,想到戶部的現銀心裏不免煩躁,府里李氏也不安分,想到這渾身冒着冷氣。

外頭蘇培盛心想着最近主子爺心情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