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5 淘氣(2)

>  蘇培盛斟酌着道。

  四阿哥本來也就是隨意聽聽的,聽到這裡,倒覺得有些意思:「淘氣?」

  蘇培盛有意說得誇張些湊趣:「聽說前陣子顧姑娘最喜歡趴在花園地上捉螞蟻,一捉便是大半天;若不是婢女老媽媽們攔着求着,還要下池撈魚,上樹捉鳥呢……」

  四阿哥眼眸未抬,只是抬手示意,讓蘇培盛退下去了。

  半夜,書房裡的燈火終於熄滅了下去。

  直到伺候主子爺躺下了,蘇培盛才終於可以歇息。

  事實上,從四阿哥剛剛進尚書房沒幾年的時候,他就保持了這樣的作息,將心思都放在了文韜武略上。

  儘管身在富貴鄉,可四阿哥從來沒有過宗室里年齡相仿的年少子弟們的憊懶。

  有時候,蘇培盛想到四阿哥還如此年輕,便已經有這樣的心性和毅力,也不由得不佩服。

  他一步一步的退到了屋外。

  階下月涼如水。

  ……

  沁秋齋里。

  同樣的月光也從窗格子之間投射了進來。

  顧幺幺躺在自己的床上,想着剛才好不容易才把邊格格給拉住了。

  邊格格想讓福晉為她主持公道——這發心是好的。

  但太天真了。

  畢竟顧幺幺現在是全府上下公認的傻子。

  一個傻子嘴裏隨口嚷嚷的幾句話,轉眼就能被人條條辯駁回去。

  又有幾分分量?

  更何況,如果福晉真的有意徹查此事的話,也早就查了。

  哪裡會等到今天?

  顧幺幺想:福晉本來就是想把這件事給按下來的。

  眼下,就算她跟着邊格格去找福晉主持公道,福晉多半也只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且,真的去找福晉,還會有一種更糟糕的可能。

  那就是:無論兇手是誰,只要見到這事兒又有再一次被複查的可能,難免會狗急跳牆。

  那時候,顧幺幺的處境只會更兇險。

  不知想了多久,顧幺幺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只覺得濃濃的困意襲來。

  在柔軟的床鋪上,顧幺幺做了個夢,夢見了自己循着眼前的亮光,茫茫然地走進了一間屋子。

  令她大吃一驚的是:這居然是一間調香室!

  屋子四壁都是原料櫃,瓶瓶罐罐按照醇、醛、酮分類放置。

  屋子中間還有一張調香台,簡直和穿越之前,學校里的調香室一模一樣。

  顧幺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這是……空間?

  ……

  長夜漫漫。

  天還黑着,窗外就飄起了淅淅瀝瀝的雨聲。

  畢竟是夏天裏,沒過多久,這雨就下的越來越大了——豆一般大小的雨珠子澆在窗戶上,發發出砰砰的響聲。

  四阿哥掃了一眼書房裡的西洋鍾——時辰其實已經不早了,但是因為是陰雨天,天光一點都沒有亮起來的意思。

  更悶熱了。

  早膳早就已經擺好了,書房正**擺着銅鼎,內里放着從冷庫領來的冰塊,裊裊的散發著寒氣。

  蘇培盛一邊伺候着四阿哥用早膳,一邊看着小太監們正在收拾一會兒跟隨四阿哥進宮要備的東西。

  香爐里的香也已經換了,在蘇培盛的授意下,換成了淡淡的沉水香。

  這是早些年四阿哥還住在宮裡的時候,先皇后殿中常年燃燒着的類型。

  或許不出彩,但絕對不出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