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5 淘氣

  滿地清輝,一輪明月掛在墨藍色的夜空中。

  奴才們撤去洗浴的熱水。

  出來之後,四阿哥只穿了一身素白的單衣。

  他沒往後院去,也沒有傳後院的任何女子。

  只打算獨自一人在這書房。

  在桌案前坐下,四阿哥被奴才伺候着披上外袍,剛剛翻看了幾卷文冊,忽然抬起了一雙幽深狹長的眸子,淡聲道:「拿出去。」

  蘇培盛怔了一下,一雙精光四射的小眼睛順着主子爺的視線掃過去。

  等到落到那香爐上的時候,蘇培盛明白了。

  四爺不喜歡屋子裡這熏香的味道呢。

  蘇培盛趕緊把那尊梅花香爐給抱到了門口,一邊交給了守在外面的小太監,一邊心中嘖嘖稱奇。

  前院書房裡,之前一直燃的都是這種熏香。

  四爺雖然沒說過喜歡,但也從來沒見他多厭煩。

  怎麼忽然就不對胃口了呢?

  不過眼下不是琢磨這種小事兒的時候,蘇培盛還有一件事要稟報。

  「四爺。」

  趁着四阿哥喝茶的時候,蘇培盛小聲道:「那件事……奴才無能,沒查出什麼來。」

  他指的是侍妾顧氏從小樓上摔下來,摔傻了腦袋的事。

  四阿哥放下茶盞,倒也沒說什麼。

  這本是他意料之中的結果。

  這件事是他人不在府里的時候發生的,何況已經過去了這麼久。

  再加上一個和稀泥的福晉,就算有什麼痕迹,這時候也都消失殆盡了。

  「不過……」蘇培盛欲言又止。

  「說。」四阿哥抬眼望着他。

  他的面容是清冷的,就連聲音聽起來也是冷的。

  蘇培盛不敢聲音大,湊過去用氣音說了幾句。

  說完了,他卻沒立即退後,一雙眼珠子滴溜溜地直轉,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阿哥面上的神情。

  眼看着四阿哥的眸色微有變換,蘇培盛賠笑着,輕聲細語地道:「爺千萬不要動怒……」

  他只說了這麼一句,四阿哥的語氣忽然就冷戾了幾分:「你如何看出來爺動怒?」

  蘇培盛心頭一緊,趕緊就跪了下來,又「啪!」地甩了自己一巴掌,後背上出了一層涼汗:「是奴才糊塗了,奴才方才見爺沒吭聲,才以為……」

  他突然想起來:自從先皇后去世之後,四阿哥的性子便成了如此。

  喜怒不形於色,他的心事從來不喜歡讓人知道。

  哪怕是心腹。

  在主子身邊,聰明是好事。

  但太聰明就不是了。

  ……

  「起來吧。」四阿哥淡淡地道。

  放下筆,燈火下四阿哥俊美的面龐輪廓被勾勒得有些朦朧。

  他淡漠地道:「賀氏當真傻了?」

  蘇培盛尷尬地笑着提醒:「是顧姑娘,姓顧,四爺。」

  得!爺把人家姓氏都記錯了。

  不過這也不奇怪,四爺的心思從來就不放在男女之情上。

  這幾年,蘇培盛陪在四爺身邊,看得清清楚楚。

  哪怕是對於嫡妻福晉,也不過是尊重有餘,憐愛不足。

  蘇培盛想:四爺之所以讓查一查顧侍妾這件事,究其根本——還是因為厭惡後宅里出了這樣不清不楚的事兒。

  「奴才聽說了:顧姑娘清醒的時候還算是好的——能認人,也能說上幾句話;就是犯糊塗的時候容易拉着身邊人淘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