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4 四阿哥(2)

了,指不定最後會怎麼收場呢。

  顧幺幺一伸手,將郭格格推開,幾步蹦達到了門口,抱着門柱子就嗷的一嗓子喊了起來:「別推我!台階好高!我怕!」

  沁秋齋里鴉雀無聲了一瞬,隨即各處都隱隱的起了動靜。

  有燈火暗暗地亮了起來。

  看熱鬧從來都是不嫌事大的。

  蘭芝也慌了,在旁邊扯了扯郭格格的袖子,結結巴巴地小聲道:「格格,格格,咱們還是趕緊走吧,顧姑娘早就傻了,一嘴的瘋話,惹不得!咱們何苦與她沾染上,白白被她拉了攀咬!」

  ……

  一番雞飛狗跳之後,眼看着郭格格狼狽不堪地走了,顧幺幺聳了聳肩膀,轉身在床邊坐了下來。

  邊格格趕緊讓伺候的婢女們都出去了,直到屋子裡只剩下了姐妹兩個人,邊格格這才含淚握住了顧幺幺的手:「幺幺,幸虧你想起來了,原來是她!」

  顧幺幺:……你也太單純了⚆_⚆

  哪怕兇手真的是郭格格,她又怎麼可能親自上手呢?

  肯定派一個臉生的奴才動手啊。

  再說了,一個被推下樓的受害者——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是不可能看清楚行兇之人到底長什麼模樣的。

  後腦勺又沒眼睛。

  顧幺幺之所以剛才來了這麼一出,是因為郭格格實在氣焰囂張,欺人太甚。

  這種人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你對她一味的忍讓是沒有用的。

  只會換來她的變本加厲,得寸進尺。

  直到把你的利益完全蠶食乾淨。

  另一邊,邊格格緊緊的皺着眉頭,漸漸攥緊了手中的帕子。

  她想到郭格格之前常常費盡心思,巴結着李側福晉……

  沒錯,這樣前後一串起來,就能說得通了。

  一定是幺幺的容貌出挑,李側福晉心生妒忌,生怕四阿哥回來,幺幺遲早會得寵。

  再加上之前幺幺曾經不小心衝撞過李側福晉。

  李側福晉這才會授意郭格格動手。

  邊格格攥緊了手裡的帕子,喃喃地道:「我早該想到……我早該想到……」

  她自言自語了半晌,忽然猛地站起身,臉上顯現出一種毅然決然的神色,伸手用力拉住了顧幺幺,紅了眼圈:「幺幺,咱們去找福晉,為你主持公道,現在就去!」

  顧幺幺頗有些意外的抬頭看着邊格格。

  像邊格格這樣軟弱,從來不敢維護自己利益的人,這時候居然為了保護顧幺幺而說出這樣的話,有了這樣的決心……

  顧幺幺只覺得心頭一陣說不出的暖流涌過。

  她忽然就發現自己錯了:邊格格其實也未必那麼軟弱。

  再軟弱的人,也會有自己想保護的人。

  而相對比之下,這種決心,又是多麼的可貴!

  ……

  夏夜靜謐,白日里熱鬧的長街,此刻也終於沉寂了下來。

  院門落鎖,巡更的太監們打着燈籠在前院走動。

  前院的書房燈火明亮,從門口進來,兩邊都是各色精緻的花木,即使在月色下也能看出枝椏的曼妙形態。

  蘇培盛在桌案旁悄無聲息的伺候着。

  不知過了多久,四阿哥胤禛終於抬起頭來,冷冷淡淡地道:「送水。」

  他俊美清冷的臉上沒有任何情緒。

  ……

  水汽裊裊地升騰了起來。

  有婢女輕手輕腳的用玉勺挑了一勺香料,加在了一旁的梅花香爐之中。

  香料遇火,裊裊地升起了青煙。

  這是宮裡的御制香料,香氣溫潤文雅,端莊持重,唯獨少了一份靈動的飄逸。

  不知為什麼,四阿哥又想起了那一日,在花園中飄過鼻尖的那一抹……暗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