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4 四阿哥

  不一會兒,村秀抱了幾匹乾淨的布回來。

  「幺幺,這幾匹衣料都是在裏面的,沒沾上臟,你拿去。」

  邊格格看過之後,像遞寶貝一樣地給了顧幺幺。

  顧幺幺垂下眼,視線落在那幾匹布料上,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村秀在旁邊忍不住唉聲嘆氣地提醒:「格格,郭格格搶了您多少東西?再這麼下去,別說照料顧姑娘,就是您自個兒也都快過不下去了!要是奴才說——還不如顧姑娘今天這麼出個頭呢!」

  邊格格沉默了一瞬,緩緩的走到屋子裡供奉的神像前,開始小聲念叨。

  顧幺幺在旁邊聽了一會兒,隱隱約約的才聽清邊格格說的都是:請保佑幺幺。

  晚些時候,剛剛用完膳,屋門忽然就被拍的砰砰直響。

  邊格格臉色一一下子就變了。

  她手中攥着帕子,膽怯地望着外面的方向。

  剛剛站起身,郭格格已經帶着人闖進來了。

  氣勢洶洶。

  在屋子裡環視一周,郭格格盯緊了坐在桌後的顧幺幺。

  顧幺幺坐在桌子邊,只淡漠地看了郭格格一眼,就把視線收回來了。

  郭格格的長相其實是那種挺討喜的類型——下巴小小,梨渦淺淺。

  倘若好好打扮一番的話,也是個很嬌俏的可人兒。

  但是這種性子和腦子——能得寵就見鬼了。

  聽說她當初剛剛進阿哥所的時候,其實是比其他幾個同時進府的女子風頭更盛的。

  但是後來因為打罵下人,下手太狠,把一個小丫頭的耳朵給活活撕裂了。

  這事兒傳到四阿哥那裡,四阿哥從此就不大待見她了。

  眼下,見着郭格格這副模樣,顧幺幺心裏很清楚她是為什麼事兒過來的。

  雖說邊格格軟弱,但好歹是個格格。

  不像顧幺幺,只是個小侍妾。

  用來直接出氣,再合適不過。

  邊格格也想到了這一層,唯恐顧幺幺吃虧,站在旁邊對着顧幺幺就拚命使眼色——意思是讓她對郭格格服個軟。

  顧幺幺心裏只想冷笑:明明搶人份例的是郭格格,如今她還有理了?

  「郭姐姐,幺幺她受了傷,畢竟不懂事……」邊格格剛想勸着郭格格,就被郭格格一伸手給推到了一邊:「滾開!」

  她下手不客氣,邊格格又是個纖弱女子,小肚子正好撞在了旁邊的桌角上,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顧幺幺的眼神瞬間沉了下來。

  從現代穿越到這裡,無親無故,就這麼一個唯一對自己好的小姐姐。

  眼前還被人這麼欺負。

  是可忍,孰不可忍!

  郭格格走到了顧幺幺面前,冷哼了一聲,直接揚起了手。

  「姑娘!」

  「幺幺!」

  邊格格和黛蘭同時驚呼出聲,要衝過來擋住,已經來不及了。

  顧幺幺也沒想到這郭格格居然這麼橫。

  眼看着一耳光就要落在了自己的臉上,她迅捷地一抬手,就把郭格格的手腕給狠狠攥住了。

  去你的!傻子才白白挨打呢!

  郭格格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痴痴傻傻的顧氏,忽然變得反應這麼敏銳。

  她狐疑地瞪着顧幺幺,誰知道顧幺幺忽然向後瑟縮了一下,驚恐地尖聲道:「是你!是你!我想起來了!你別推我!台階好硬,我頭好痛!」

  郭格格臉上的血色一下子就沒了:「……你胡說什麼!」

  可是,憑藉顧幺幺口中喊出的這幾個詞彙,已經足夠讓人浮想聯翩了。

  畢竟當時顧氏從小樓上摔下來這件事兒,可大可小。

  若不是因為那會兒四爺不在府里,福晉將這事兒給蓋棺定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