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3 吃虧是福?

  原來是為了份例。

  在這皇子府里,後院的女子們和宮裡的妃嬪們一樣,每個月都是有份例的。

  比如食物、衣料、銀錢、熏香、胭脂水粉。

  還有包括冬天炭火、夏天解暑之物等等。

  但是這些份例發放下去,並不能平均的到達每個人手中。

  往往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比如有些得寵的主兒,常常被負責發放份例的奴才想盡了法子巴結。

  甚至將那些不受寵的女子應得的份例搶奪了過來。

  再比如,一個院子之中地位稍高的女人——相當於後宮裡的一宮主位,也會享受一定的特權。

  這些都是默認的規則。

  ……

  沁秋齋這地兒,說起來是「小」院子,其實地方挺大。

  「小」不過是指住在這裡的女人——身份地位都不夠貴重罷了。

  除了地位最卑微的侍妾以外,這裡還住着兩位格格:郭格格,邊格格。

  如今,就是郭格格明目張胆地搶了邊格格的份例。

  至於她為什麼敢這麼囂張,也是有原因的。

  第一個原因,邊格格是個老實懦弱的性子,遇到事情從不敢出頭,更不敢把目光的焦點引到自己身上,只能息事寧人,忍氣吞聲,一味退讓。

  而且她又沒有什麼靠山。

  不欺負這麼個包子欺負誰?

  第二個原因:郭格格當年進阿哥所的時間很早,也算是和宋格格她們一批的。

  這就算是府里的老人了。

  有了這一層資歷,再加上郭格格從前就抱着李側福晉的大腿,算是個有底氣的。

  所以欺負起邊格格來,越發肆無忌憚了。

  其實不光是今天這一次,在這之前,郭格格的奴才已經搶了邊格格的份例好一段時間。

  邊格格只能忍氣吞聲。

  但是今天這一次,實在太過分了——不但把銀錢搶了一些,就連衣料都沒放過。

  掠奪了個精光。

  海媽媽賠笑對着蘭芝:「我們邊格格到底也是個格格!不比郭格格矮半截,論理不該這樣失了體統,好姑娘,咱們都是住在一個院子的,沒親還有半分親,你只當是可憐我這一把老骨頭,把份例還回來,也讓我好交差。」

  蘭芝啐了一口:「我都說了,那原本便是咱們格格的,你老媽媽就是不信,巴巴地跟到份例房去,一雙魚眼珠子盯着,好小氣,沒得惹人笑話!」

  見海媽媽哽咽無言,蘭芝抱着手中搶來的份例轉身就要走。

  海媽媽急的伸手抱住她:「可使不得!」

  她一時情急,用力大了些,蘭芝手裡抱着的衣料被這麼一拉扯,向旁邊一歪斜,七七八八地全掉落在了地上。

  沾上了不少塵土。

  蘭芝跟着郭格格,素來囂張跋扈慣了的,看着滿地弄髒了的布料,氣不打一處來,抬手便給了海媽媽一個耳光。

  「啪!」

  在遠處看戲的雅詩,嘴裏的瓜子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顧幺幺站在原地愣了三秒鐘,推開擋路的雅詩,朝着院子中心走了過去。

  ……

  院子正中,邊格格已經快步走到了海媽媽身邊,煞白着一張臉,期期艾艾地對蘭芝道:「你,你……你怎能動手打人?」

  蘭芝還沒來得及開口,卻只覺得眼前一花。

  臉頰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蘭芝捂着臉,又驚又怒,定睛一看,只見那摔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