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10 算是補償

  前院書房裡看了一會兒公文,四阿哥站起身來道:「去東邊。」

  蘇培盛立即就去準備了。

  「東邊」指的是李側福晉和大阿哥住的地兒。

  通常情況下,四阿哥想去瞧瞧大阿哥的時候,都是這麼說的。

  四阿哥這頭往那邊走着,小太監早就已經匆匆地搶着把消息給送了過去。

  等四阿哥到了,李側福晉正好氣定神閑的迎接了出來。

  她穿了一身簇新的梅子色旗裝,旗裝下擺上盛放着大片的花朵,鬢髮上簪着盛放的海棠花形狀簪子。

  整個人看起來清麗得很。

  「妾身給爺請安。」

  李氏一邊笑盈盈地道,一邊蹲下了身子。

  四阿哥被她身上的濃香氣熏的微微轉了轉臉。

  李側福晉生育了大阿哥弘昐——這是四阿哥的第一個兒子。

  也是目前唯一的兒子。

  福晉烏拉那拉氏卯足了勁都還沒生出來呢。

  光是論這,便是一件大大的功勞。

  她這個側福晉的名分也正是因為大阿哥才抬上去的。

  進了院里,四阿哥先去看了一眼大阿哥。

  大阿哥早就已經睡熟了。

  出來之後,大婢女嬌韻帶着小丫頭們,送上了茶水糕點來。

  雖然四阿哥看起來有些心不在焉,李氏在燈火之下依舊笑得柔媚。

  想到剛才傳遞消息的小太監說的,顧姑娘被送走的事兒,她的笑容里透出了一股淡淡的諷刺之意。

  ……

  第二天一早,顧氏前一天晚上突然被前院接過去,然後又被送回來的消息,傳到了隔壁郭格格耳朵里。

  郭格格前俯後仰,笑得樂不可支:「那傻子侍寢?自不量力!」

  笑了一會兒,郭格格忽然想到自己,笑容若有所失了起來。

  顧氏是傻子沒錯。

  但是一個傻子都能被接去前院。

  而她郭氏呢?

  四爺怕是早就已經忘了後院里還有她這麼一個人吧!

  想了想,郭格格站了起身,沉重地嘆了一口氣,決定還是腆着臉再往李側福晉那兒去轉轉。

  ……

  顧幺幺屋子裡,她正在被黛蘭伺候着用早膳。

  早膳雖然很簡單,但是顧幺幺吃得很香。

  穿越到這兒來以後,什麼夜宵零食外賣全都沒了。

  在這種情況下,再粗陋的食材嘗起來也會比平時美味許多。

  正專心吃着,邊格格就過來了。

  她也聽說了顧幺幺昨晚被送回來的事情,心裏倒並不是太擔心。

  畢竟幺幺妹妹現在也只是孩子心智。

  「侍寢」是什麼意思,她估計都不明白。

  又談何打擊?

  只要沒嚇着就好。

  看見邊格格進來了,顧幺幺笑着眯起眼睛,伸手就把桌上僅剩下的一隻麵餅整個兒遞過來了:「邊姐姐!」

  她是真心實意的。

  邊格格心裏暖暖的,笑着搖了搖頭,伸手從旁邊婢女手中接過了一隻籃子,輕輕地揭開了上面的蓋布。

  籃子里一團淡黃色的小毛球,還在一抖一抖的輕輕顫着,忽然就分成了好幾隻小毛球。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屋子裡瞬間充滿了小雞的叫聲。

  顧幺幺睜大了眼,一下子就站起來了:「哇!」

  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