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清穿之四爺的小嬌包] - 001 皇子府

  京城,四皇子府。

  碧空萬里。

  今年的夏天似乎來的格外早,炙熱的晴光從屋頂上流瀉下來,瓦片如玉石生輝。

  繞過後院的小池塘,往西北方向走上數十來步,就是一片小院兒了。

  這裡叫做沁秋齋,是府里不起眼的格格、侍妾們居住的地方。

  顧幺幺跪在院子門外的一片空地上,手中捏着一片剛剛掐下來的嫩綠草葉,正聚精會神地逗弄地上的一群螞蟻。

  眼看螞蟻大軍被草葉阻擋了方向,一片暈頭轉向,顧幺幺捂住嘴,吭哧吭哧地樂了起來。

  聽着她沒心沒肺的笑聲,花園裡路過的婢女們神情複雜地對視了一眼。

  有人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

  這傻子……

  可惜了這張臉!

  侍妾顧氏雖然才年方十四,然而姿若驚鴻,一雙澄澈天真的眸子眸光流轉,格外惹人憐愛。

  當初剛進皇子府的時候,這小姑娘就令不少人為之眼前一亮。

  不巧的是,顧氏女剛剛進府的第二天,四阿哥胤禛就奉父皇之命,跟着太子離開京城,前去災區處理黃河水患。

  主子爺既然不在府里,後院女子人人閉門自處。

  但顧姑娘畢竟年紀小,還有些孩子氣,終究沒坐得住。

  結果她出來在花園裡透透氣的時候,不小心衝撞了賞花至此的側福晉李氏。

  幾日之後,顧姑娘莫名其妙地從花園偏僻處的小戲樓樓梯上滾了下來,腦袋也因為撞在山石上而受傷。

  事發突然,整個皇子府中,不少人都隱隱的有些猜想。

  但又能如何?

  美人無罪,懷璧其罪——美貌就是顧氏最大的罪過。

  說回顧氏那頭——自從受傷之後,這可憐的小姑娘先是昏迷了一段時間,隨後好不容易恢復過來,便變得懵懂遲鈍,痴痴笨笨,彷彿幼童。

  府醫看了兩三次,只說病人情志受到了刺激,好不了了。

  嫡福晉烏拉那拉氏提到這事兒,也只能扶着額頭直擺手:「怪可憐的,小小年紀遭的都是什麼罪?等爺回來了,稟明了爺再做處置吧!」

  這事兒也的確尷尬。

  若是顧氏真的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傻子,那也就罷了。

  不過是個侍妾罷了,身份低賤,不能繼續留在皇子府里。

  處置起來也不算什麼事兒。

  但偏偏顧氏這痴病——至少從目前看起來:除了時不時地犯傻犯迷糊,她也並不怎麼惹事。

  ……

  金烏西墜,暮色四起。

  顧幺幺躺在床上,神色淡漠地注視着帳子頂。

  假如一切順利,顧幺幺之前本來是能穩進自己心儀的學校,繼續攻讀調香,最後往調香師這條路上發展的。

  但實驗室里這場爆炸,將一切都翻覆了。

  幾天前。

  「每種原料都有它的香氣特徵——要了解和掌握各香料的性質,只有靠不斷的記憶和實踐。」

  「作為調香師,一生要接觸和應用的原料有數百種,甚至數千種。所以,永遠不要以為你們懂的已經足夠多。」

  「你們以後依舊會經歷許多次失敗甚至崩潰的時刻。」

  「調香師練的不僅是藝,而是心。」

  導師的話語戛然而止。

  灼熱而強烈的氣浪衝過來的時候,顧幺幺只看見身邊同學驚恐而愕然的表情。

  一切發生的都太快了。

  快到顧幺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醒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躺在了康熙年間的四皇子府後院,穿越成了四阿哥胤禛的一名侍妾。

  這侍妾還是個和她同名同姓的少女。

  ……

  後腦勺又一次開始隱隱的疼痛,打斷了顧幺幺的思緒。

  原主受的傷也不輕。

  萬幸原主的身體還算年輕,恢復的也快。

  顧幺幺又重溫了一遍原主的記憶,只記得那股從背後傳來的力量。

  那一天,原主並不是自己不小心滾落樓梯的,而是有人將她推下了樓。

  但是,當顧幺幺想要再多讀取一些關於兇手的細節時,腦海中卻是一片混亂。

  她明白:從受傷開始,原主就是真的痴傻了。

  換句話說,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