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 - 第9章 直感覺到後背冰涼(2)

是受了傷都離不了她!」

陳艷立即上前伸手輕拍了拍李氏的後背:「側福晉,這個姜顏就怕是個妖精,那個飯菜不過是普通的菜,但是經過她做的出來,味道竟然神奇的香!」

李氏立即瞪了一眼說道:「你嘗過?」

陳嬤嬤立即道:「回側福晉,嘗了一點。」

李氏眼珠子一轉便說道:「如果能叫個廚子去偷學豈不是可以讓爺也來我們落香院?」

陳嬤嬤立即說道:「正是,老奴立即差人準備。」

次日清晨才發現四爺正盯着姜顏的睡顏在仔細的盯着。

姜顏嬌嬌滴滴的伸了個懶腰,那睡姿讓人感覺到像貓咪,即高貴又媚態天成。

「睡好了?」四爺在耳邊一開口,嚇得姜顏立即睜開眼:「四,四爺!早啊!」

「剛剛不是還很放鬆的,現在卻是一副緊張的樣子,我更喜歡你剛才的樣子!」

「那四爺可說話算話,哎,緊張得我差一點要尖叫。」姜顏立即伸手給四爺的額頭一抱,上去就是一個早安吻。

胤禛很是享受這一時刻的輕狀態,也伸手回抱了姜顏。

蘇培盛立即又闖了進來,「額,奴才什麼也沒有看見。」

四爺瞪了一眼蘇培盛:「說,什麼事?」

「回四爺,福晉在外求見,準備了一應的早膳。」蘇培盛立即擦了一下額頭不存在的汗。

四爺立即揮了下手說道:「讓福晉自己拿回去吃,我現在的吃食由茶香院負責。」

蘇培盛立即:「嗻!」

當福來晉的早膳被退回去的事,傳遍了整個後院,也讓李氏得意的在笑:「哼,看吧,連福晉都得罪了,這個姜顏應該是離死不遠了!」

陳嬤嬤正在替李氏梳着頭髮:「側福晉,這個福晉被掃了面子,那個姜顏以後在後院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但是連着三天,福晉都是以頭疼為由,拒絕了晨昏定省。

彩香院里烏拉那拉氏頭疼的說道:「這些天那前院可有什麼消息?」

「回福晉,只聽聞四爺的房裡不時傳出庶福晉的讀書聲音,偶爾還有歌聲傳出,但是歌詞都是以前沒有聽過的。」袁柳如實回答。

福晉擺了擺手,無奈的說道:「這個李氏以前爭寵的本事都到狗肚子里去了?竟然放着姜顏在前院待了這麼久?」

袁柳立即說道:「福晉不妨恢復晨昏定省,也好提點一下眾姐妹們,讓她們上前院去碰碰運氣。」

烏拉那拉氏立即緊皺眉地思考了一會:「也成,今天就通知眾姐妹恢復請安!」

果然沒一會就在正院里聚齊了後院的一眾小妾侍,就連在前院獃著的姜顏也如期而至。

當是姜顏這時卻是發現,自己所到之處皆是別人恨毒的目光。

直感覺到後背冰涼。

羅銀立即緊緊的跟着姜顏,生怕再發生什麼意外。

當大家一齊給福晉行了禮問了安後,福晉就說道:「姜庶福晉,你在前院侍疾也有幾天了,這後面應該讓鈕鈷碌格格去,你沒有意見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