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 - 第4章 首先抓住男人的胃

姜顏知道,這嚴氏可能不是什麼太有心機的人,但是這鈕鈷祿氏,絕不是表面上看得那樣簡單。

所以保險起見,還是與鈕鈷祿氏保持一定的姐妹關係,最少,鈕鈷祿氏在歷史中可是響噹噹的人物。

姜顏在路上與嚴惠,鈕鈷祿氏隨便閑聊了一會,就以身子不適,匆忙的回了茶香院。

「格格您可要躺着歇一歇?」羅銀立即拿了一個軟靠枕。

「好,我真好也累了!」姜顏這時無比慶幸,昨天身子恢復了後,一直在房間里練習走花盆底的鞋子。

所以今天在外面表現的還是天衣無縫的。

羅銀看到姜顏坐了下來,立即拿出一本遊記遞了過來。

姜顏立即接過來一看,這一看就是萬分慶幸,這裡的繁體字,好多她都認識。

只是羅銀剛剛前腳一出去,姜顏就不經意間看到那窗戶邊的蘭草竟神奇地起死回生了。

姜顏立即放下書本,踩着花盆底的鞋子走了近前,仔細看了看蘭草,只見有幾個小小花苞準備開放了。

姜顏今天穿的是一件淡**的旗裝,模樣是嬌艷動人。

書房裡四爺在聽着太醫的稟告:「稟四爺,姜格格的身子再需幾日便可痊癒,此次落水並沒有給姜格格落下什麼病根,可見姜格格體健,是個有福之人!」

四爺一聽,體健?想他的兒子們,還是格格們,個個羸弱多病,他現在最是缺少體健的女人為他開支散葉。

這麼一想,幸好這個姜顏被他當時選秀的時候留了牌子。

「蘇培盛,查查姜格格是哪一邊的人?」四爺的話那就是蘇培盛的天。

「嗻,奴才立即去查!」蘇培盛立即退後幾步,再轉身離開。

而姜顏的小院里

姜顏立即把去歲的要敗的幾盆上好蘭草一一澆了水,這裡的水她加了靈泉水,只是稀少了一點,摻了普通水的。

姜顏可是知道有好東西得偷偷用,還得不讓外人輕易察覺,否則必會招到別人的掂記,甚至是奪寶。

姜顏也是想起來,她在現代落入湖中就是因為看到湖裡有一塊晶瑩的光,這才仔細去看,結果就一不小心落入湖中了,緊接着穿越清朝。

羅銀這時在外面匆匆來稟:「格格,老太太有回話了。」

姜顏立即抬頭說道:「怎麼說?」

羅銀立即遞了一封信件,姜顏立即接過來,拆信看了看,是娘的親筆信。

原來是祖母答應了,會照看府里的娘,讓她勿念。

姜顏立即寫了一封回信,說了自己一切安好,讓家人放寬心。

羅銀卻是一臉的憂慮神色:「羅銀,怎麼你的神態這樣憂慮?」姜顏如是說。

「回格格,夫人正在病中,這封信也是帶病寫的。」

「什麼?我娘竟然又生病了?可有請大夫去看?」

「回格格,我的娘親說了,夫人這病只怕難見好,大夫也是一天三頓的開藥,最為關鍵是,那個付姨娘竟然讓人抓了次的葯對付夫人!」

「豈有此理!」姜顏立即氣得上頭了。

她接受了原主的身體,當然知道原主有多在乎她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