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清穿好孕:福晉嬌嬌四爺甜寵我] - 第10章 叫姜顏過來

姜顏立即起身福禮,花盆底鞋子穩穩的站住開口柔聲道:「謹尊福晉的意思。」

李氏立即眼光暗暗的一恨,竟然把這樣的機會給了滿女!

鈕鈷碌如音立即站起來說道:「多謝福晉!」小臉上揚着興奮的笑意。

她終是可能會進入四爺的眼中,得寵自然就在眼前,如果當時游湖時她~想想還是暗暗看了一眼姜顏。

李氏腦子裡轉了一下,姜庶福晉,最少還是因為落水才得了四爺的寵,但是這個鈕鈷碌氏這白白送上的好運?當她李氏是個擺設嗎?

李氏立即橫眉冷立的道「回福晉,這按資排輩,也應該是我這個李側福晉優先侍疾,她鈕鈷碌氏一個未曾侍寢的人怎麼可能照顧得好四爺!明日合應該由我去!」

烏拉那拉氏想到李氏那兩個阿哥還有一個格格,心裏就像是一根刺一樣扎着肉,難受得緊。

不快的說道:「李側福晉,你一個貝勒府的老人了,還跟鈕鈷碌一個新人計較?」

李氏立即上前氣勢不弱的說道:「福晉不是也急得跟爺送早膳?難道還不允許我這側福晉去看看爺?」

烏拉那拉氏看到李氏那種強橫的態度,頓時頭上傳來一陣劇痛感,隨後她深吸一口氣:「那鈕鈷碌格格就排在後天去。」同時伸手立即按壓着自己的太陽穴。

袁嬤嬤立即察覺到福晉的不舒服,立即上前道:「福晉,您可還好?」

烏拉那拉氏說道:「都散了吧!我的頭好痛!」

李氏立即揚了一抹得意的笑,看哪,在眾姐妹面前她又一次狠狠的壓下福晉的氣勢。

袁嬤嬤立即說道:「都散了!」

隨後眾姐妹對着空空的主位福了一個禮,李氏卻是連作作樣子都懶了,心裏得意的在想,頭痛?

最好痛得起不來,最好一病不起,這樣要不了多久她這個側福晉就有機會扶正了。

姜顏看了一眼李氏,隨後就跟着眾人的步子邁步出了正院。

嚴惠立即拉着鈕鈷碌氏在說話,一個勁的給她推薦說戴最時新的花樣,穿最時親的料子,絕對能讓四爺眼前一亮的。

這些話也是鈕鈷碌心中正想着的事,姜顏聽得她們討論,也跟在後面並不作聲。

她得保住本心,如果太沉迷於情愛,可能最後受傷害的人會是自己。

所以在這大清朝時代,還是要有自己傍身的產業,事業,愛情只能是隨緣了。

四爺可是一國之君,她想要的愛情只怕四爺也會力難所及。

姜顏這時才發現,自己雖然在提醒着自己的內心,不可太把愛情放在第一位,但是聽得嚴惠與鈕鈷碌氏在她的面前討論着怎麼引起四爺的注意,她還是多少有一點點的在乎的。

這時就能想到李氏那個得寵多年的側福晉,難怪會鬥雞眼似的在那裡爭着去侍疾。

落香院李氏正在對着銅境子左照右照的看着她的旗裝。

「怎麼樣?陳嬤嬤這顏色會不會太暗了?」

陳艷立即說道:「老奴看側福晉穿什麼都好看,這一件嫩綠色倒是很是合適。」

李氏已經生了好幾個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