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歌》[且行且歌] - 第9章 狼騎來襲

七條經脈已經打通了,剩下的奇經八脈加上另外六條經外奇經脈外奇脈,最多還有兩三天可以全部打通了,估計不用築基丹輔助,自己都可以築基。

因為有了正確的思路,後邊的修真過程都沒有什麼兇險的情況出現,三天里,雲鶴很正常的按照自己的估算,完成了所有經脈的打通工作,並且試着按照自己的理解運行了一次周天搬運,結果一次周天花去了將近半個時辰!

看看天色,不敢再進行第二次周天搬運,而且從增加的內氣數量和強度來看,最多兩三次,必然會超過承受極限,強制打開丹田,也就是傳說中的築基。開闢丹田的質量好壞,決定日後修行的進度和高度,是為日後修行打下基礎,所以才稱為築基。

白天小姨聽說了雲鶴的事情,憂心忡忡。畢竟沒有師父帶領,而且按書上所說,築基算是修行過程第一個大坎,有人引領最好不過。

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有經驗為雲鶴引導,只能靠雲鶴自己摸索,甚至後邊還有一幫子人等着他摸索成功。萬一出了個什麼妖蛾子,後邊等着的所有人都得歇菜!

所有的風險都是雲鶴在這邊頂雷,偏生他還是這群人里年齡最小的一個!不公平吧?確實不會平!但是誰都了沒有辦法!

白天指導一下美女們的疑惑,並且討論了一些在修真過程中沒有想明白的地方,既能解決美女們的修真進度,也方便雲鶴自己的對照應證!

中午吃飯的時候,兩個傳令兵回來,傳達提督大人的話說過兩天會有敵方狼騎來襲,讓家裡務必做好準備,防止狼騎繞過黑水防線直插後方。

就好像嚴濟慈麾下士兵使用龍駝馬作為坐騎一樣,北方的忽也達帝國主力軍隊的士兵都使用黑狼作為坐騎,南方的仙羅大量使用大象作為坐騎。仙羅帝國和中土的關係還說的過去,但是忽也達帝國一直以來都在虎視眈眈,妄圖牧馬於江南地區。

嚴濟慈在忽也達一方素有鐵幕將軍稱號,嚴濟慈坐鎮期間,忽也達未有一次南下牧馬的機會,一直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

這次嚴濟慈對家中的預警,應該是忽也達一方已經十分的不耐煩了,妄圖繞過中土的攔截,直接在後方打草谷。

「打草谷」,這簡直是對中土千百年先進文化的一種重度諷刺與刻在骨子裡的不屑!絕對是中土的恥辱!

一群野蠻人要打中土這個已經有五六千年文明史的古老帝國有草谷?雲鶴想起自己很小的時候就立地的誓言:既然這群野蠻人不好好的過日子,那麼要不讓他們消失,要麼讓他們退回到石器時代好了!

他找到小姨,給小姨說讓她在家好好看住家,自己隨從兩個傳令兵一起到黑水幫助父親打退敵兵,力爭一戰功成,讓中土至少換來五十年到一百年的安寧。

畢竟是冷兵器時代,雲鶴的話還是有可操作性的。而且雲鶴的理由也很充分:自己的進展速度太快了,應該先放一放,說不定經過戰陣衝殺,對修真或者以後的修行都會有些許的幫助都說不定呢。

其它小姨也明白,她們現在的修真速度太慢了,雲鶴是怕差距拉的太遠了吧!

雲鶴現在到黑水上戰場,應該沒有任何人可以傷的到他,而且到了戰場,他已經毫無疑問會成為一個戰略性武將的存在,所以小姨並沒有過多的顧慮。而且有自己在家裡守着,就算狼騎到來,堅守到雲鶴回援也是沒問題的。

商量定下來後,雲鶴把自己的決定向其它人說明了一下,而且讓她們在這些時間裏好好的衝擊一下修真的境界,別等自己回來都還沒有什麼進展可就有點丟人了。涵秋雖然捨不得雲鶴自己一個人去,但是也知道自己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不停修真,不要拉雲鶴的後腿,而且現在自己的水平也幫不上太多的忙。

告別了親人們,雲鶴連丫頭都沒有帶,隨着兩個傳令兵一同前往黑水。現在已經初秋,正是天高雲淡風輕輕的好時候,龍駝馬在路上奔行速度極快,早上出發,當天晚上就到達了黑水軍營。

等到雲鶴走進嚴濟慈的軍帳時,嚴濟慈一時都沒有認出這個半大孩子就是自己的兒子!畢竟嚴濟慈都已經有三年多沒有回過家了。

看着長高長大了一大截的兒子,嚴濟慈困惑不已。

雲鶴上前先與父親見了禮,才對父親解釋:「我的周桂笙師父日前已經辭別而去,他以為我可以出師了。而且小姨也認為我應該過來鍛煉一下。我現在個人的水平自保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對陣的時候,如果對方的人馬不是太多,想來也不會有問題,只是我對排兵布陣並不了解,所以我想我只能作為奇兵使用,對敵將實施斬首是最好不過!」

嚴濟慈有些不高興了:「周桂笙也不是一個浮誇的人吶,怎麼幾年不見,你竟然會吹大牛了?兩軍交戰不是兒戲!明天你還是回去吧!來人!帶雲鶴下去休息,明天把他送回去!」

作為一個正常的成年人,肯定不會相信一個十三歲的小孩子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而且嚴濟慈的精力基本沒有關注過自己的兒子,對兒子的情況基本一無所知。

雲鶴卻是淡然一笑:「父親想來是認識對方將軍的人頭的,且讓我去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