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辰林清淺》[歐陽辰林清淺] - 《離婚後,深情冷少狂寵前妻》第3章 你是我女人

「以後」!!

看來這個女人也並不是非常的冷血無情,至少他在孩子這一方面並沒有否認自己是孩子的父親,而且還讓自己和女兒這麼親密的接觸,想到這裡,男人的嘴角不覺得勾起了一絲弧度。

林清淺注意到了,但是並沒有說什麼,對於男人。喜怒無常的他這麼多年對他的脾氣也有點了解,莫名其妙。

「我自己的女兒,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喜歡什麼我就全給他買下。」男人一副傲嬌的「女兒奴」形象。

「但是我剛懷孕的時候給你打電話,你不是說非要這個孩子嗎?」

每每聽到這個話,男人都會愧疚不已,當年的那個電話也不知道是誰接的。自己差點失去,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兒。

「我從來沒有說不要孩子。」

林清淺嗤笑,不願相信,歐陽辰說什麼都無所謂了,只要孩子是自己的就行。

「現在你可以走了吧?」

又是這句話!

「我先送你們回去。」

說完之後不容置喙,將女人推到副駕駛上,隨後自己坐到了駕駛座的位置上繫上了安全帶,一副動作行雲流水般的完成,女人看着她這個動作不禁扯了扯唇角。

算了,他愛送就送吧,反正自己也沒有車,就當是蹭他的車。

到家後,男人悶不做聲,將女兒抱到床上,又搬了兩趟才把後備箱收拾乾淨。

林清淺沒工夫理他。

自顧自去洗澡。

圍着浴巾出來後,看見他就在自己卧室。

嚇了一跳。

「你怎麼還沒走?」

「我說過自己要走嗎?」歐陽辰自上而下掃視她。

女人剛剛洗完澡,素麵朝天,裏面熱氣騰騰,她現在臉上漲紅。一時氣悶 說不出話來 干發帽邊沿滴着水,順着脖頸淌進女人鎖骨深處,流入浴巾領口,消失不見。

男人咽了咽口水。

林清淺羞紅了臉,拿着毛巾捂到他臉上。

重新進了衛生間,穿好衣服出來。

男人自顧自說著:「你現在住的這個地方太遠了工作也不方便,就跟我一起搬走吧。「

「你想都別想。」林清淺拒絕。

男人不說話。

半晌 ,看着林清淺,像是妥協,又似乎是不甘心。

「無論你搬不搬,女兒都得跟我住。」

林清淺想了想,他家裏面有司機,可以每天早上送女兒上學,再說了,看他們相處。歐陽辰對唯一也是真的好。

這樣想來,他可以安心工作,彌補之前犯下的錯事。也不是不可以。

「那行吧,就跟你住吧!」

林清淺淡然。

男人憋不住了。

「你現在有個新的男人,連自己女兒都不要了是吧?」歐陽辰氣急敗壞,口不擇言。

「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有了新的男人??」林清淺一臉震驚,莫名其妙,這男人是怎麼回事?怎麼還打倒一耙呢?

到底是誰有了新的伴侶啊??六年級他因為別的女人把自己送進監獄的時候,怎麼也不說呢?

林清淺轉身要走。

歐陽辰抓住她的手把林清淺扯過來,兩個人拉扯之間,男人把林清淺憤怒的壓自己身下,兩個人在床上滾了一圈。

男人禁錮着女人的手腕看着她不甘心的問道:「今天他公司門口,你親吻的那個男人是誰?」

???

林清淺一臉錯愕。

「那個男人?什麼親吻啊?那是我們公司同事,今天他給我解圍,我只是幫他貼創可貼。」

男人半信半疑,難道是自己看錯了?

「你為什麼給他貼?他自己沒長手么?他給你解什麼圍呀?」

林清淺覺得在眼前的不是一個28歲的男人反而是一個得不到糖吃的孩子。

她氣急敗壞:「今天談工作的時候,有個外國男人騷擾我。」

歐陽辰聞言:「你沒吃虧吧?那個男人?「

林清淺試圖推開他。

無奈他力氣太大。

「快起來,你壓到我了。」

歐陽辰看她一副要發火的樣子,順着她的力道起身。

林清淺揉着自己被抓紅的手腕。氣憤憤的說道:「歐陽辰,我們已經離婚了,你能不能尊重下我!不要每次都這樣動手動腳!」

「不行!」男人絲毫不猶豫。

兩人沉默片刻,歐陽辰輕輕開口:「工作辛苦就辭職吧,來我公司。」

林清淺抬眸:「本以為你變成熟了,可是沒想到你還和以前一樣,從來都不會在乎別人的感受,誰要去你的公司工作,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關係了。」說到最後,林清淺感覺心焦力卒。

歐陽辰沒說什麼,轉身離開。

第二天一大早,搬家公司就來了。

把林唯一的東西全都搬走了,林唯一剛剛睡醒:「媽媽,我們要去哪裡啊?」

林清淺蹲下身:「是你這幾天要跟爸爸住。媽媽,公司有一件事情要處理!」

林唯一耍小孩子脾氣,摟着林清淺脖頸:「媽媽不來一起住嗎?」

林清淺哄她:「只要唯一乖乖的,等到媽媽處理完事情,就去接你。」

林唯一才答應下來。

這天林清淺剛到公司。

孟一凡神秘兮兮的把他拉到茶水間。

「清淺姐,你聽說了嗎,主任被革職了,還有那個我們公司的大客戶,那家外貿公司,一夜之間破產,那個外國佬被仇家圍堵,半夜跳樓了!」

林清淺震驚。

能一夜之間讓跨國商貿破產的,除了帝爵財團總裁歐陽辰,還有誰?

林清淺不甚在意:「是嘛?」

「對啊對啊,這是我們公司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