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偵探和古怪作家》[女偵探和古怪作家] - 第3章 我去煮咖啡3

說話:

「哎呀,這種地方居然長着雲雀的標本。還做得挺不錯的。」

一聽到那聲音,我終於能夠脫離僵直狀態。

我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男人站在那兒。

修長的身軀。

開襟襯衫配上黑色西裝背心。

眉間的皺紋不悅地皺起。

但是,嘴角隱約揚着犀利的微笑。

「老師!」

久堂蓮真就站在那兒。

「是熊喔!熊!會吼叫!會咬人!好……好吧!這裡我會想辦法,老師你快從後門逃走!不用擔心!我會施展爺爺教我的劍道想辦法擺平它!啊!沒有竹刀!請……請給我什麼能夠代替的棒狀物!快點給我長度適合的棒子!」

「吵死了!」

「痛痛痛痛……」

我的臉頰被用力揪住。

「怎麼有這麼吵的標本,比本人還難搞。」

說完,老師拍拍我的腦袋,走向熊。

「還是安靜的東西比較適合當標本。」

「老師,危險!」

「標本。」

老師岔開雙腿站在熊面前,泰然自若地抬頭仰望。

「老師你會被咬!」

「我不是說了,這是標本啊!」

「欸?」

「這是棕熊的標本。」

說完,老師像在敲門一樣敲敲熊的腹部。這麼說來,這頭熊的確從頭到尾都不曾動過。

「為、為什麼會冒出熊的標本……?」

「為了寫作。」

「咦?」

「下一部作品是以熊標本的詭計為主。我想調查真正的熊標本如何製作出來,所以透過某個管道買來這頭熊的標本。」

「你……說什麼?為了詭計?老師為了寫小說……買了棕熊?一整頭的棕熊……就為了這個目的?」

「『就為了這個目的』是什麼意思?一切都是為了寫作,這點比什麼都重要。」

老師以毫不猶豫的口吻這麼說道。

我重重嘆息完,癱坐在地上。

每當我以為自己很了解這個人的時候,總會再度吃驚。

「能夠做到這種地步的推理作家,應該只有老師你吧……」

久堂蓮真。

他是推理小說作家,曾經出版過幾部長篇、短篇的小說。

其中以名偵探羽曳野無睡為主角的《六道島連續殺人事件》、《十牛亭消失事件》等的「無睡(睡不着)系列」偵探小說受到部分讀者的熱烈支持。

但是其內容多半太過出人意表且怪異,因此無法為一般大眾接受。

他曾經不用任何標點符號寫出一整本推理小說,也曾經以反覆三十次以上的劇中劇讓讀者墜入五里霧中。

「完全展現作者本人的古怪性格呢。」

「你有說什麼嗎?」

「我什麼也沒說!只不過是再次深切明白老師的書為什麼賣不好了。」

「廢話。崇高的作品才不會輕易就被大眾接納!說起來,擁有包容力、藝術方面的敏銳感性的大眾,早已不算是一般大眾了。」

這個人沒救了。

我很快就放棄指責老師的所作所為。不管我說什麼,他都不會放在心上。久堂蓮真就是這樣的人。

只要是為了自己的作品,無論什麼狀況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採取行動,一點也不在意。

是的,就像為了小說詭計準備棕熊,然後他手上緊握著鋸子──

「……鋸子?」

我剛才沒注意到,老師的手上握着一把大鋸子。

「我剛剛就是去置物間拿這個。」

「你拿那個來要做什麼?」

「當然是鋸開這個標本。我要把頭切下來,剖開腹部,看看裡頭。」

「哇啊──!」

我猛然沖向老師,奪下那把鋸子。

「你在想什麼?雖說這是標本,你也不應該做這種事啊!老師是惡鬼!分屍狂!」

「別礙着我,我想了解熊標本的內部構造,想要親眼確認!然後我也想知道一個男人分解一頭熊標本需要多少時間。標本和鋸子都是為此所做的準備。」

「不行!」

「來,雲雀,幫我按住前腳。」

「不要!」

「我明白了。我會幫你把熊頭用報紙包好,讓你帶回去當伴手禮。」

「不要包!」

「難道你打算直接帶回去?年輕女孩和正牌熊頭。想像起來似乎也不錯!」

「別對熊吉做那麼過分的事!」

「別替它取名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