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偵探和古怪作家》[女偵探和古怪作家] - 第1章 我去煮咖啡

──那麼,不好意思,我上去一下。

五月第一個星期一的早晨。

這天,我想要做點不一樣的事情,於是捧着畫板和水彩往樓頂走去。

感覺待在那兒應該能夠畫出好作品。

要畫的對象已經決定了。一開始就決定了。

我知道直接拜託對方,對方一定不肯當我的模特兒,所以只能夠憑印象中的模樣描繪。這樣做固然悲哀,不過這麼一來,我在哪兒都能畫。既然在哪裡都可以,換個心情上樓頂去畫畫,應該不錯吧?

──花本雲雀基於這種想法走上校舍的樓梯。既然特地早起了,她想要有效利用時間。

目前是清晨五點半,一個早到不能再早的時間。想着想着,我不禁打起哈欠。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早來學校,所以有些緊張。雖然打了哈欠。

工友大叔正在校門前做着無聲的收音機體操。這一路上都沒有遇到半個學生。

樓梯平台處雜亂地張貼許多叫人看不下去的手寫海報。

戲劇社、吹奏樂社、攝影社、茶道社、辯論社、柔道、劍道、弓道。

其他還有這些那些,數不清的這些那些。

每張海報一個不漏地都蓋上了「明尾祭」的紅色印章。

在解釋「明尾祭」之前,我先簡單說明一下我就讀的這所學校。

私立明尾高中,創校四十年,男女合校,學生約有八百人。加上同好會的話,社團數量眾多,連我也不確定有多少。順便補充一點,我隸屬美術社。校訓是「勤勉」、「友愛」、「熱情」,校旗的圖案則是分別象徵著三個意思的銀色、金黃色和紅色葉子。

然後,所謂明尾祭就是這所明尾高中每年五月舉辦的校慶活動統稱。

在明尾祭即將到來的這段期間,堪稱學校一大亮點的社團宣傳戰也達到了最**。搶攻海報張貼位置只是這場戰爭的其中一環罷了。

各社團為明尾祭準備了各式各樣的企畫活動,並且利用各種方式宣傳,因此校內跟失控了沒兩樣。

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們學校從創校起就提倡自由的校風。若這類情況繼續鬧下去將會無法收拾,連教職員也拿學生沒辦法。

如何管理明尾祭時空的活動和表演內容,似乎是學校多年來的難題。

嘿!咻!我以一定的節奏跨過堆在樓梯途中的庫存用品和備用椅子。

「在新鮮的環境里一定能夠畫出好作品。冷死了!」

我幹勁十足地打開通往樓頂的門,一陣冷風迎面吹來。

這個時節的清晨仍舊寒冷。

美術社規定每個人至少必須在明尾祭上展示一件作品,我卻連一件作品都還沒有交出去。

一方面是因為模特兒不配合,不過最大的原因還是我本身能力不足。

被逼到最後,我於是聲稱要轉換心情,跑到樓頂上來試試。這個主意或許有欠考慮。

好冷。

我眯起眼睛望着剛亮起來的嶄新天空。

「哈啾!」

打了一個奇怪的噴嚏。

我還是回社團教室去吧。我這麼想着,視線看向腳下。

哪兒有──

「……咦?」

幾乎就在樓頂的正**處,有一個女學生倒在暗灰色的水泥地上。

我不由得當場弄掉了畫板。

血。地上滿是鮮血。

以腦袋為中心向四面八方飛濺。

她的手似乎朝着不合理的方向彎曲,是我多慮了嗎?

那位女學生只有一隻腳上穿着室內鞋,不對,應該說是一腳的室內鞋掉了。鞋子落在距離她很遠的地方。

這是一幅詭異的景象。

一旦有了這種想法,我怎麼看都只覺得詭異了。

我抬頭仰望上方。一如字面所寫,就是那位倒地學生的正上方。

「……掉下來的?」

那兒只有一片逐漸變藍的廣闊天空,沒有任何東西。

然而,這名學生卻掉了下來。

從天上掉落到樓頂上。

「沙穗!」

我喚着朋友的名字,跑上前去。

這天放學後,我被叫進學生輔導室。當然就是為了女學生倒在樓頂上的那件事。

在輔導室里等着我的是班導師黑谷和校長。我一進去,他們兩人便異口同聲對我說:「別泄漏雨村的事情。」

雨村沙穗。

個性文靜,成績優秀,毫無疑問是一位資優生。她隸屬園藝社。

和我同樣是二年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