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農門嬌妻:鹹魚的理想生活] - 第7章 我要娶她(2)

吸了一口涼氣!

眾村民都被他嘴中這句簡短卻不亞於晴天霹靂般的話給驚得險些合不攏嘴。

「哎喲喂!」

年過五旬的老大娘急得跺腳,率先出聲苦口婆心地勸道,「蕭小子,你可不能犯糊塗啊,那丫頭可娶不得啊!」

「孫大娘說得對!」中年婦人面露鄙夷,「十里八村誰不知道那姑娘是個命硬的,先克得自己父兄命喪黃泉,再克得自己阿娘重病在床,親人皆因她受難,自個兒卻活得好好的,這種命中帶災的瘟神萬萬不可娶!」

另一婦人趕忙接過話頭,「莫說娶了,便是遇到了都要離得遠遠的才好,那雲家丫頭的確生得好模樣,但蕭小子你也不是個差的,一表人才又何愁娶不到媳婦,可別被美色迷了心竅才是!」

「是啊…那種女人千萬不能娶!」

眾人嘰嘰喳喳,說的儘是那些個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

蕭瑾一臉淡然,耳畔眾多聲音未能在他心底驚起絲毫波瀾,他堅信人定勝天,從未將那些怪力亂神之說放在眼裡過。

再者…

蕭瑾在心底自嘲:要說命硬,誰又硬得過自己呢?

「都安靜!」

自蕭瑾說要娶那雲安若後一直心不在焉的老村長漸漸回過神來,他將手中的木棍用力地往地上敲了幾下,議論紛紛的村民們立刻便住了嘴。

周遭寂靜無聲,老村長掃視了神色各異的眾人一圈後,表情嚴肅地盯着蕭瑾,「你真的決定要娶她?」

眾村民屏住呼吸,目光不約而同地聚集在蕭瑾身上。

蕭瑾點頭,「我意已決!」

簡短的幾個字,卻蘊含了不容拒絕的決心。

唉…

老村長動了動嘴唇,到底是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隨後緊了緊手中的拐杖對眾村民正色道, 「蕭瑾既要娶雲家丫頭,那她往後便是咱杏花村的自己人,咱們村鄰里團結,向來相處和睦,雲家丫頭嫁過來後也當同等對待,大伙兒萬不可再對她有輕視敵對之意!」

「可她…」

「她什麼她!」

老村長年近七十聲音卻依舊洪亮如鍾,他厲喝一聲後說話之人很快便怏怏閉了嘴。

「你們這些婦人吃飽了沒事兒干就知道去聽人嚼舌根!」

「傳言說什麼便是什麼?人云家丫頭意外失去親人本就不幸,你們倒好,聽了些閑言碎語便信以為真說三道四,咱杏花村的老人,誰家裡不是受了災親人都不在了才逃亡過來的?要說命硬,誰硬得過咱們杏花村的人?我老頭子咋就沒聽誰說咱們杏花村的人克這個克那個的?」

「往後趕集少去聽那些爛腮幫子的婆娘嚼舌根!」

人群鴉雀無聲。

老村長一語驚醒夢中人,一些年紀大的老人不由得老臉一紅,他們都在少時經歷過顛沛流離飢不擇食的苦難生活,只是如今日子安穩便漸漸淡忘了,其實說起來他們這些人誰的命不比那雲家丫頭硬?

心中歉疚,這些老人便想着回家後定要拉着子孫們耳提命面一番,往後萬不可心存偏見敵對那苦命的孩子才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