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相公么么噠》[男神相公么么噠] - 第5章 遇見惡魔

花滿樓明明就是武俠小說的人物嗎?
是個瞎了眼的帥哥,要是真的就好了,瞎了眼耶,太棒了,不是任我愛幹嘛就幹嘛嗎?
可是殘酷的現實啊,這的確是一定妓院,一到夜幕就燈紅酒綠,嗯,是大紅燈籠高高掛,艷旗熾熾,迎來送往,這條街原來是花街,全清一色的是妓院,老鴇急着買那麼多人,砸了那麼多本,無非就是想要在這出個頭,爭個美名,成為定若第一妓。
居先進人員說,對面那個花香樓就是老鴇的死對頭,兩人還曾經是同事,人老珠黃了就各自開了家對着干,真是厲害啊。
「哇,青青,小米,你們快來看,好多帥哥進來了耶,看來這裡生意很好哦。」
不怕沒美男看。
這一說那兩個哭得更是凄慘了。
哭什麼哭啊,現在沒拉着她們去接客的,是不是我適應能力太好了啊。
「你兩個慢慢哭,我下去瞧瞧,聽到沒有,大堂里好熱鬧啊。」
要是能揩些美男的油就好了,說不定還有幸遇上個帥美男,可以任我亂來呢?
三姑六婆的性子估計我都長了半個,哪裡熱鬧那裡鑽。
花滿樓的格局是二層小居所,一入前門就是又高又闊的大堂了,幾處別緻的木樓道通往二樓,那裡都是姑娘們的居所,也就是包房了。
哇,還不是相當多的人,高的矮的肥的瘦的啥樣都有,品種齊全,一手美酒一手姑娘的好不開懷,當真是溫柔鄉啊,醉死人。
一時偷香,一時捏手捏腳的,好精彩啊,呆會也許去包房還能看見流鼻血的。
可是徐老鴇卻是一臉氣憤地走了進來,坐在偏遠的凳子上,正巧了,在某人我的旁邊,估計她是練家子,敲起桌子來噼里響,咦,這生意不錯的,她又生那門子氣啊,莫不是經期不順,痛經,龜公搞免費的女人、、、
「氣死我了,惡魔進了她花香樓,這依依也太不爭氣了,明兒,老娘又得給對面那死人笑死。」
又是狠狠地一捶桌子。
哦,原來是爭客人,失了面子,不過就憑她,換了我看見都會上別家去嫖妓,還敢在門口賣笑的。
阿牛小心地討好着:「徐娘,別生氣。」
倒了杯水給她降降火氣。
「還敢叫我別生氣,一天到晚養你們這些吃閑飯的幹嘛,連人男人也拉不進來,明明花香樓的姑娘就沒有我花滿樓的依依漂亮,你個笨阿牛,看到你我不生氣也難,明天掛個牌出去,花滿樓的全部清倌都接客,沒有一個有用的東西。」
「全部。」
「對,全部一個不留,我要把惡魔吸引過來,這樣我花滿樓在下月的花街大賽才能勝出。」
嘎,全部,那是不是包括她,是個帥哥還無所謂了,可是要是個醜八怪,不就要來個紅顏薄命了嗎?
嗚,不要,絕不能打賭,這機會太小了,而且要是得了梅毒啊,花柳的怎麼辦,這裡又沒有什麼防護措施的。
為了我的健康着想,我還是跳出來說說好了,不就是一個惡魔嗎?
我的智慧還搞不定嗎?
說不定我還能擺脫要接客的命運,當個妓院的軍師,看上那個就睡那個,多美好的生活啊,待她罵那死笨牛差不多了,我才慢悠悠地過去:「老鴇。」
她瞟我一眼:「你這死丫頭,跑來這幹嘛,想接客是嗎?
阿牛,給她挑個沒人要的。」
嘎,好毒啊,沒人人的,那還是人嗎?
「老鴇,不是,我是為妓院着想啊,就來看看生意如何了,不錯啊,為什麼還要那個什麼惡魔的,有錢就好了。」
錢才是實在的東西。
「面子,面子,你懂嗎?」
她發怒的拎着我的領口。
哇,幸好幸好,小米幫我換了一套這裡的衣服,不是我的我不心疼,壞了你還得再給我們買新的。
能下結論的是,她真的是練家子,一手就將我提了起來,差點沒在半空中弔死我,害我直嗆氣地才放開我。
嗚,用力地吸着氣,面子值多少錢一斤啊,我有賣啊,幸好啊,她沒有太衝動,要不可憐的我還沒嘗到男色就先翹辮子了。
「不是我心軟,你是我花了六十兩銀子買下來的,沒賺回本讓你死,太沒面子了,你可是最高價的。」
哇,真的啊,總算有那麼點面子了,我也覺得她說得很好,只是能不能別說那麼大聲,口水噴得人家一頭一臉的,不知有沒有刷牙。
擦擦臉,討好得像只哈巴狗:「老鴇,你說那惡魔不是因為姑娘漂亮而決定去那裡的,那就是對面那家有什麼好玩的吸引了他,我們在這裡也弄個一樣的,甚至是更好的,不僅讓惡魔過來,還能大發利是。」
老鴇猛地一拍頭:「對啊,還是你有腦袋,想出這些,我怎麼沒想到,阿牛,你去打聽打聽,花香樓有什麼好玩的。」
「咦,等等啊,這樣子有什麼新意,別人還會說我們沒腦子,只會抄襲,要玩就玩些沒人玩過的,才能吸引人,老鴇,你想,把對面的客人全吸引了過來,你不是很有面子。」
至於玩嗎?
還用別人嗎?
我不就大師一個。
「對啊。」
她重重的一拍我的肩頭:「還是你有法子,那有什玩意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