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蟬那把劍》[那年那蟬那把劍] - 第七章 陰沉暗衛着飛魚

興許是習慣了風沙如刀的塞外大漠,初到繁華之地,徐北游有些不知所措的恍然失神,所以在他走進中都的前三天,一直都是漫無目的的遊盪,一直到第四天,他才開始思考自己該如何在中都立足的問題。然後他悲哀的發現,自己身無一技之長,想要混個營生很難,唯一的出路似乎就是從軍。

不過徐北游自在慣了,若不是真的走投無路,束手束腳的軍伍是不願去的,好在他身上還有三百兩銀子,遠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也不算太着急,找了間客棧暫且住下後,他決定先去中都城內的道觀走一趟。

當年太祖皇帝打天下,道門出了大力氣,所以太祖皇帝坐穩江山之後,道門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不但被封為國教,就連掌教真人也被封為國師,煊赫至極。一時間道門壓過儒、釋兩教,成為三教之首,各地開始大肆興建道觀,百姓們也紛紛改信道祖。

小方寨和丹霞寨這樣的窮苦地方是沒有道觀的,頂多是有幾個遊方道人,可中都不一樣,位列天下四都之一,這裡有西北最大、最好的道觀,崇龍觀。

徐北游勉強算是半個信徒,既然來了中都,萬沒有不去崇龍觀看一看的道理。

崇龍觀位於內城,這也是尋常百姓能走到的極致,再往上走便是連綿林立的權貴府邸,有甲士護衛,尋常人等不得入內。至於最高處的王府,更是只能看到一個模糊輪廓,可望而不可即。

一輛黑色的馬車從崇龍觀那高高的院牆之外疾駛而過,車廂內有兩人,均是身着黑色錦袍,所不同的是一人錦袍上綉有飛魚,而另外一人雖然也是同樣樣式的錦袍,但卻是少了飛魚圖樣。

所謂飛魚,其狀為龍頭、有翼、魚尾,綉有飛魚圖樣的公服一般被稱作飛魚服,按照大齊律制,非三品以上官員不可穿戴飛魚服。而且在大齊官場上還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飛魚服只有暗衛內部的高官才會穿戴,那麼這兩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對於世人來說,暗衛無疑是一個很恐怖的名字,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對於這個名字無一不是畏之如虎,因為暗衛是皇帝意志的最直觀體現,有偵緝天下之權責,雖然在名義上歸屬於大都督府統領,但實際上卻是直屬於皇帝,擁有詔獄,獨立於刑部和大理寺之外,自成一體。

暗衛府既然號稱偵緝天下,那麼除去設在帝都的白虎堂之外,在各地還分別設有分府,分府設都督僉事一人,府下分州,一州之地設督察使,一郡之地設巡察使,一縣之地設監察使,位於帝都的白虎堂中則有三位坐堂都督,總掌全局,被世人在私下裡稱作是暗衛府的三駕馬車。

現在是開朝之初,沒有亂授的亂象,除了那些王公侯伯,一品高官還是十分金貴的,除去當朝首輔和大都督等寥寥幾人外,再無人能官居一品,即便是暗衛都督也不過是正二品,只有掌印都督被特加從一品銜,都督同知從二品,都督僉事正三品,督察使從三品。

中都雖然只有一城,但等同於一州級別,也是整個西北暗衛的核心所在,這位既然能穿飛魚服,那麼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正是中都暗衛督察使。

現任中都暗衛督察使姓陸,單名一個沉字,他即是中都暗衛督察使,也暫攝西北暗衛府都督僉事的差事,可以說是整個西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