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蟬那把劍》[那年那蟬那把劍] - 第六章 巍巍中都如山嶽

徐北游終於要離開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了。

去外面的廣闊世界看一看。

徐北游背着天嵐和一個包袱,包袱裏面裝着一些換洗衣物,一些散碎銀子,幾個還算軟和的饃,一塊用油紙包好的熏肉,還有那三百兩的銀票。沒人給他送行,他獨自一人走到小方寨的寨門口,回頭望了一眼後,徑直離去。

接下來他要去丹霞寨,然後再從那兒跟着一支商隊離開西河原地界,去本朝的龍興之地,中都。

徐北游沒見過大世面,去過最大的地方就是丹霞寨,但不妨礙他很大氣,按照先生的話來說,這是天生的,強求不來,也羨慕不來。來到丹霞寨,在寨子北邊的貨倉附近找到那支早就聯繫好的商隊後,徐北游忍痛給了認識許久的鏢頭十兩銀子,得以混在商隊僱傭的鏢師中,坐上一輛拉貨的馬車,隨着商隊緩緩離開丹霞寨,踏上了漫漫旅途。

丹霞寨一點一點地在身後遠去,終於是看不到了,直到這時徐北游才恍然發覺自己已經離開丹霞寨,踏入了一個全新的未知世界。中都,對他來說好似是傳說中的地方,這裡即是龍興之地,也是前朝的邊關第一雄城,至於怎麼個雄城法,徐北游沒見過,只是聽過先生的隻言片語,自然也想像不出來。

中都就像外面世界的一個縮影,光怪陸離,朦朦朧朧地看不真切,如夢似幻。

是的,世界。

在他小的時候,他的師父,也就是負劍老人,曾經給他描繪過一個別樣的世界,那個世界中沒有為了生計而生出的雞零狗碎,沒有為了生活而不得已的苟苟且且,只有常人無法想像的波瀾壯闊。

在那個世界,有人乘劍出海,有人扶搖登天,有人用漫天大雪潑墨作畫,有人拔起大江便是一劍,有神仙朝游滄海暮蒼梧,有猛士一力敵千軍。有佛門高僧,合十可成百丈金身,也有道門真人,稽首便讓大地浮沉,有人持劍入局,橫行天下。有人端坐局外,弈棋天下。有世內鐵騎大戰,有世外神仙鬥法,有江湖,有江湖人的大風流,有廟堂,有廟堂人的大規矩,那是個讓人神往且精彩無比的世界,卻也是讓小人物只能默默仰望的世界。

現在的徐北游,沒有資格走進那個世界,他只能默默地仰望、神往。

不管是那一眾權貴子弟們的世界,還是師傅描繪的這個世界,對於現在的徐北游來說,都太過遙遠了,遙遠到彷彿是天空中的一輪明月,看着很美,但也僅限於看着而已。

畢竟兩個世界的距離,又何止萬里?行萬里路,走不進另外一個世界,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都被擋在門外。

一路無事,經過兩天一夜的跋涉,徐北游隨着車隊穿過西河原,抵達中都城下。

中都給徐北游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幾乎與山等高。

兩道山脈之間,一座雄城很是突兀地拔地而起,高聳入雲,將這兩道原本並不相連的山脈完美地連接在一起。

其實在距離中都還有十餘里之遙的時候,徐北游就已經可以依稀看到這座雄城的輪廓。整座中都依山而建,從正面望去,層層疊疊的瓮城沿着山勢向上堆砌,足足有七層城牆如同梯田一般依次排列,足以讓任何想要從正面攻陷這座雄城的敵人望而卻步。

徐北游從棲身的貨車上站起身,極目望去,想要看到先生曾經說起過的中都王府,那座屹立於中都最高處的府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