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天神王》[牧天神王] - 第6章 城主府風波

在漠北城的城主府中,一場腥風血雨即將爆發。

在城主府中,楊洪波正在招待着凌辰浩,藍藍和妖嬈三人入座,守在他身旁的是他的心腹楊金鳳,李牧公子留下的兩個強力幫手李善祥和李白靜。

而在房間的外圍,埋伏着兩百多死士,他們是楊洪波精心挑選出來的精銳,他們在楊洪波將凌辰浩等人帶進房間後,就將房間團團圍住了。

在他們身後,還有一百多人的存在,他們和死士不同,他們的主戰武器是破罡箭,那是用特殊手段造就的武器,能夠破開王元境以下強者的元氣罩,並將其射殺。

這就是楊洪波等人為凌辰浩準備的殺招。

等到城主楊洪波發出信號,他們就會沖入其中,將屋內的三人殺死。

這些官兵已經接到了死命令,就算全部戰死,也要將房間內的凌辰浩殺死,要是城主楊洪波等人礙事或被綁架,那就連他們也一起殺死,目標只有一個,誅殺敵人。

當城主楊洪波告知官兵們楊柯是被凌辰浩他們幹掉後,被召集來的官兵們很是氣憤,楊柯將軍可是他們的主心骨,深受大家愛戴。

這樣的存在竟然被奇怪的傢伙給幹掉了,他們怎能不生氣,而且當知曉凌辰浩對漠北城甚至整個皇國有着巨大威脅後,他們明白了他們身上的重擔。

於是所有人義憤填膺,奮不顧死,就算拼盡最後一口氣,也要將那個危險的傢伙抹殺。

在房間外的人們神情緊張,他們並不知道何時會傳來信號,他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來,以防錯過城主發出的信號。

同時屋內的情形也在推進着,楊洪波親自給凌辰浩三人倒酒,接着坐回自己的座位,端起桌上的酒。

「各位,感謝你們的到來,楊某先干為敬。」說完,楊洪波將手中的酒給喝了下去。

見狀,凌辰浩看了一眼眼前的酒杯,但沒有行動,藍藍和妖嬈也沒有行動。

「各位,何故不喝呢?」楊洪波有些詫異的問道。

儘管他自己很清楚酒中下了劇毒,酒杯也塗上了另一種劇毒,但該做的戲份他還是要做的。

只要凌辰浩碰了酒杯,那就是他們的機會,畢竟酒杯上塗的毒藥光是沾到肌膚也能發揮作用,就算無法毒殺凌辰浩,也能讓他的作戰成功。

但見到凌辰浩久久不動,他不得不懷疑己方的作戰被發現了。

見楊洪波還在演戲,凌辰浩決定和他將這場大戲繼續唱下去。

「楊城主,情況是這樣的,我們都不會飲酒,故而沒法喝酒,還望楊城主見諒。」凌辰浩很是抱歉的說道。

凌辰浩說這話的時候真誠無比,而楊洪波在凌辰浩說話期間一直盯着他的眼神看,想從他的眼中找出其他破綻,但除了真誠以外,沒有其他。

見狀,楊洪波將心中的疑惑打消,看樣子是自己多慮了。

但是他們不喝酒的話,那就只能從其他地方下手了。

「這樣啊!既然幾位小友不會飲酒,那楊某也不強求。」

說完這句話後,楊洪波接著說道。

「今日晌午,楊某的手下楊柯和他的手下無故對凌辰浩小友發難,讓幾位受驚了,楊某自罰三杯,當做賠罪!還望各位能原諒楊柯的不懂事。」

楊洪波說完,再度喝了三杯酒!他手中的酒壺有特殊機關,可倒出毒酒和無毒酒,他喝的是無毒的酒。

三杯酒喝完後,楊洪波招呼凌辰浩他們吃菜。

凌辰浩看着楊洪波的模樣,很是無奈,這傢伙根本沒法隱藏自己的情緒啊,說話時氣息波動很大,不是傻瓜都能知道他說的是違心話。

凌辰浩已經不打算陪他繼續表演下去了。

「楊城主的好意在下心領了,只是我們晌午時吃得太飽了,那時候吃的食物都沒有消化掉,根本吃不下其他東西,所以我們就不吃了。還望楊城主見諒!」凌辰浩很是抱歉的說道。

語氣還是那樣真誠,沒有絲毫破綻。

楊洪波已然明白,這些傢伙就是揣着明白裝糊塗,故意在自己面前演戲。

從頭到尾都是自己在丟人現眼而已。

「從什麼時候發現的?」楊洪波不服的問道。

「楊城主在說什麼?在下怎麼聽不懂!」凌辰浩疑惑的問道。

「你還要繼續裝傻下去嗎?」楊洪波氣憤的說道。

他身上的靈元境巔峰的氣息直撲凌辰浩,要是一般人,恐怕得被震懾到。

但是凌辰浩絲毫沒有影響,還用詫異的眼神看着楊洪波,展示着自己的無辜。

見到這一幕,楊洪波更加的氣憤了,他恨不得立即撲殺而去,將凌辰浩斬殺。

「楊城主莫要生氣,你說的是我們有沒有發現在屋子外的那些人呢?還是說埋藏在屋子內的那些人呢?亦或者你那濃濃的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