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天神王》[牧天神王] - 第5章 鴻門宴?

數個時辰前,柳家酒樓不遠處發生的大戰很快就傳遍了漠北城中,大家都知道了一個穿着破爛且渾身髒兮兮的少年幹掉了百名官兵和頂頂大名的楊柯將軍。

聽聞這個消息的人們更多的是不敢相信,那個漠北城的支柱竟然就這樣**掉了,這怎能不讓人懷疑消息的真實性。

雖然楊柯**掉了,但很多人並不關注。

畢竟楊柯乃是皇室楊家的人,要報仇也會是皇室的人去復仇,現在更多的人則是對那個幹掉楊柯的神秘少年充滿興趣,大家很好奇他究竟是何許人物。

有傳言說少年能渾身冒出烈焰,且瞬間焚盡了百名官兵。

還有傳聞說那傢伙身材高大,勇猛無比。

更多的則是傳言少年戰鬥勇猛,力大無比,用拳頭能打彎鋼刀而且移動速度很快。

有關少年的消息在漠北城內不斷瘋傳,而且越傳越神乎,對這些凌辰浩則是一無所知。

而在柳家某處的柳家子弟所住的某間房中,一個青年則是臉色異常難看,渾身不斷的顫抖着,他正是向楊柯告密的柳程峰。

柳程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他在將凌辰浩等人的消息告知楊柯後,他並沒有立即回屋,而是來到柳家酒樓不遠的某個酒樓處觀看情況。

他很想看到那個讓自己蒙受巨大羞辱的傢伙被楊柯幹掉的場景,但是真實的情況卻是楊柯和他的手下都**掉了。

見到那一幕後,柳程峰頓時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他知道自己闖大禍了。

他的表叔一定能猜到是他告知楊柯等人那傢伙的所在,現在楊柯等人都**掉了,為了家族的安穩,他們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想到這裡,柳程峰頓時一個激靈,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不然會沒命。

柳程峰剛想動身,一道渾厚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來者正是柳錦鴻,他的表叔。

「程峰,在嗎?開下門,表叔有事要說。」柳錦鴻說道,語氣平靜,好似不知道柳程峰的所作所為一般。

儘管柳程峰很不想開門,但是為了不讓自己露出破綻,讓柳錦鴻起疑心,一番糾結後他還是決定打開房門。

開門後,在門外的只有柳錦鴻,看樣子自己做的事情還沒有敗露,這讓柳程峰鬆了口氣。

但是柳錦鴻可是**湖了,柳程峰的那一系列行為早已告知他這傢伙做了什麼。

在確定柳程峰無處可逃後,柳錦鴻也不再掩飾。

「程峰啊!跟表叔說實話,是不是你去給楊柯報信告知那少年的所在位置的。」柳錦鴻說道。

相當的開門見山,只是不知道這是何意。

「錦鴻表叔,你在說什麼,小侄怎麼聽不明白?」柳程峰哪敢說實話,只好找借口推脫。

看到柳程峰還嘴硬,但是柳錦鴻也不逼他,畢竟他的結局已經註定,但還是要讓他死得明白。

「程峰啊!說實話吧!表叔不會為難你的,跟你說實話吧!楊柯和他的手下在柳家酒樓不遠處被少年滅殺了。」柳錦鴻說道。

「是這樣嗎?沒想到那小子竟然那麼厲害。」柳程峰表現得很是震驚的說道。

他儘管已經知道結果,但是他還是儘力掩飾掉,盡量表現出很是震驚的表情,不然會被表叔柳錦鴻察覺異常,到時他真的要玩完。

「原本這件事也不關我們柳家什麼事,但是在楊柯所在的軍營的某個家族弟子,看到了你到過軍營,然後楊柯就到了柳家酒樓附近,真的不是你告訴楊柯那少年的所在地的嗎?」柳錦鴻眼神一冷,充滿殺意的問道。

聽到柳錦鴻的話,柳程峰心裏很震驚,他明明隱藏得很好了,但究竟是怎麼被發現的呢?

就在他感到怪異時柳錦鴻繼續開口。

「畢竟你也是我的表侄,只要你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我也就不會為難你,放你一條生路,既然事情與你無關,那就好,這樣柳家就不會遭難了!那我就安心了。」柳錦鴻笑着說道。

說完後柳錦鴻轉身就走,沒有任何的停留。

看到柳錦鴻轉身離去的背影,柳程峰依舊沒有開口,但是他心裏明白,這裡已經沒有自己的活路了,他必須儘快離去。

快速關上房門,柳程峰快速收拾東西,準備跑路,但當他打開門的瞬間,一柄鋼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動手的正是柳錦鴻。

在柳程峰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柳錦鴻結束了他的性命。

做完這些後,柳錦鴻安排周圍的柳家人將柳程峰的頭顱斬下,裝好,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辦,絲毫不敢耽擱。

與此同時,楊洪波等人也安排好了殺局,在確定了凌辰浩等人的所在後,他也出發了。

對這些毫不知情的凌辰浩還在澡堂內睡大覺呢!

當給藍藍取好名字後,凌辰浩他們也就沒有繼續待下去了,而是走出澡堂,準備找一家客棧休息。

只是讓他們疑惑的是澡堂一個人也沒有了,連招待小姐姐也不見了。

當凌辰浩等三人走出澡堂時,天空已然變暗,這時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