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天神王》[牧天神王] - 第2章 柳程峰的報復

在漠北城柳家酒樓不遠處,建有幾棟屋子,這裡是柳家外圍子弟集中休息的地方。

在這些屋子中的某間屋子裡,一個青年正在氣憤的砸着屋內的東西,他正是不久前被凌辰浩教訓並折斷手腕的柳程峰。

雖然柳錦鴻對於這麼個不長眼的表侄很是氣憤,但最終還是看在同宗的份上讓店中的下手將他抬了回來。

期間他就醒了過來,只是手腕被折斷,短時間無法開工,只好在屋內休息。

當聽到將自己打傷的那傢伙在酒樓內,還點了滿桌子的飯菜的消息後,他頓時火冒三丈,內心充滿了怨恨。

他對錶叔柳錦鴻不為自己出氣氣憤,但更多的則是對凌辰浩的怨恨。

要不是他的出現,自己怎麼會如此的丟臉,更不會受傷。

柳程峰越想越氣,於是就開始摔起屋內的東西來泄憤,但是這樣仍舊讓他怒氣難消。

畢竟他今天的臉可是丟大發了,不僅當眾被人打傷,還被像垃圾一樣扔出去。

這樣丟柳家的臉面,想來自己已經沒有機會繼承柳家酒樓了,更沒有臉面留在漠北城了。

想到此處,柳程峰對凌辰浩的怨恨更深了。

柳程峰也很想找到凌辰浩報仇雪恨,但是從剛才和凌辰浩的交手判斷,他不是那個少年的對手,所以他決定隱忍尋找機會。

就在這時,路過的幾名家族成員交談起神秘人破壞漠北城城牆和現在有大量官兵正在四處尋找陌生面孔的事情讓他眼前一亮,覺得自己雪恥的機會到來了。

於是柳程峰展開了行動。

他找到某個官兵,告知他自己有關於他們想要的消息,沒一會就見到了官兵們的統帥楊柯,隨後柳程峰將凌辰浩等人的事情告知了楊柯。

前提是他並不確定兩人就是他們要找的人,但是他很確信自己遇到的那兩個人是陌生面孔,第一次見到他們。

得到柳程峰的消息後,楊柯給了他數十枚金幣作為獎勵後就讓他離開了。

他從柳程峰的眼神中看到了殺意,當看到柳程峰被折斷的手臂,他能明白這個傢伙跟他說的那兩人有仇怨。

柳程峰這個行動很有可能是藉機復仇。

但是楊柯從柳程峰的眼神中確信他說的是真話,他沒有說假話。

那就是說在柳家酒樓吃飯的二人確實是陌生面孔,而且從柳程峰的描述來看,那兩人渾身髒兮兮的,渾身散發惡臭,其中一人看起來很瘦弱。

什麼樣的狀況會讓人這樣呢?很明顯是飢餓造成的,但是在漠北城,只要不是笨蛋,都不會淪落至此。

想到不久前冥淵山脈發生的毀滅衝擊,楊柯猜測那兩人是受到衝擊並存活下來存在。

而受到衝擊傷害的影響,身受重傷無法尋找食物造成了少女瘦骨嶙峋。

這樣一想,楊柯頓時就明白了,那兩個人就是從外面進城的,當他叫來守城門的官兵問過話後,得到沒有這樣的人進入城內的消息後。

楊柯判定,那兩個人是從被破壞的漠北城城牆進入城內的,只是楊柯無從判斷那兩人是否是破壞漠北城城牆的人。

但是從柳程峰的話來判斷,那兩人都很年幼,年齡在十七八歲上下。

那樣年幼的娃娃有能力破壞掉連王元境強者都無法輕易破壞的漠北城城牆嗎?而且還是在有官兵鎮守的情況下。

楊柯雖然內心覺得那兩人不是破壞城牆的存在,但毫無疑問他們和那樣危險的存在有聯繫。

這樣就足夠了,在柳程峰來告知兩人行蹤的時候,楊柯就已經派人去那裡監視了,只要確認消息他就會展開行動。

這時,一位心腹前來報告,他是楊柯培養的手下,是他比較信任的人之一,他名叫沐沁,貧苦家庭出來的人。

「將軍,我們到柳家酒樓附近查看過了,那兩人還在吃飯,沒有離開。」沐沁報告道。

聽到這話,楊柯震驚了,從柳程峰的話來判斷,那兩人已經吃了近兩個時辰了,竟然還沒有吃完。

這怎麼想也不可能啊!

頓時楊柯感到後背發涼,汗毛直立,他感覺到自己好像正在順着某張看不見的大手前進着。

但是這怎麼想都不可能,因為各種推理猜想都是楊柯自己判斷的,怎麼可能會有什麼幕後推手呢?

楊柯判斷是自己太過多疑了,就準備動身,只是他的腦海某處還是覺得不對勁,疑點就是吃了那兩人竟然吃了兩個時辰的飯這一點,其他的他想不到有何疑問。

最終楊柯決定到現場去看看,只有親眼所見才能下定判斷和解開自己的疑惑。

沐沁沒有跟着楊柯一起出發,他找了個借口回到自己的住處,拿出一個口哨輕吹起來。

沒一會,一隻白色小雕現身,他將某物藏在其身上,在確定小雕將信息送走後。

沐沁才快步跟上楊柯的腳步,朝着目的地柳家酒樓進發。

到達柳家酒樓也不過一會時間,兩方相距不過兩里,徒步趕來用不了多少時間。

當他們來到柳家酒樓不遠處後,楊柯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安排起自己帶來的官兵來,讓他們在四周埋伏起來,聽候命令。

就在楊柯到來的瞬間,凌辰浩就感覺到了他的存在,對此他也僅僅只是挑了挑眉頭,接着繼續大吃特吃起來。

這已經是第三次菜品全上了,由於凌辰浩沒有吃過這樣的美味東西,吃起來就停不下來了。

而被凌辰浩撿到的少女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