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二少,請對我負責》[穆二少,請對我負責] - 第二章神秘的小叔子

薛安琪並不意外:「你怎麼騙得她不領證就跟你舉行婚禮的?」

「就她,還需要我去騙?」穆宇洋洋得意的伸手攬住薛安琪的腰。

薛安琪大半個身子靠到他身上:「說說嘛,我很好奇。」拉長尾音,眨眨眼睛。

女人的撒嬌讓穆宇熱血沸騰,他重重的在她臉上啃了一口:「我就說了句找人看了她的生辰八字,今年她不適合遷進我家戶口。」

「這話她也信?」真是個傻子吧!

「你覺得以她的智商會去懷疑?」穆宇反問。

薛安琪微愣,旋即捏了個拳頭直捶穆宇的胸膛,嬌嗔道「你怎麼這麼壞……不過,我好喜歡……」

唐一柔早餐剛做好,穆宇就帶着薛安琪到家了。薛安琪左一聲「表叔」右一聲「表嬸」熱絡的跟穆父穆母打過招呼,她的到來讓氣氛變得熱烈。

飯桌前唐一柔有條不紊的幫眾人盛粥,一邊聆聽着餐桌上的歡聲笑語,心中對薛安琪的佩服又加深幾分,她的這個閨蜜就是討人喜歡。

把粥端給薛安琪的時候,唐一柔無意中發現她白嫩的脖項上有一塊小小的紅斑。

「安琪,這裡怎麼回事?被蚊子咬了嗎?」

薛安琪身體一僵,目光不自然的瞥向餐桌對面的穆宇:「對,蚊子咬的,你不知道秋天的蚊子可毒了。」手撫向脖子,阻攔眾人的視線。

「我那裡有葯,一會拿給你用。」唐一柔一貫的溫聲細語。站在一旁的她根本沒發現此刻閨蜜正羞赧的投給穆宇一瞥。

門鈴響起,唐一柔小跑去開門。

這次的來人唐一柔並不熟,與他只有寥寥的幾面之緣:「阿宸,你回來了。」

穆宸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說起穆宇的親弟弟,唐一柔只有兩個字形容——奇怪。

一般人家通常小兒子是寶,而穆家的這個小兒子,貌似跟父母並不怎麼親近,與兄長穆宇的關係也不熱絡。穆宸在外面有公寓,每個月回家一次,在唐一柔嫁進穆家之前,與穆宸見面的次數不超過三次。

坦白說唐一柔有點畏懼這個男人,總覺得他身上散發著股孤冷氣息。

穆宸神情淡漠的家人打了聲招呼就欲上樓回房間,跟過來的唐一柔想起身為嫂子的責任,張嘴問了句:「阿宸,你吃早飯沒?」

穆宸像是沒聽到,繼續邁着長腿上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