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沉舟》[牧沉舟] - 牧已沉舟第2章  夏微藍

我到公司的時候臉色煞白,身體不受控制地搖晃,助理嚇得趕忙來扶我。
我拒絕了她,強撐着身子走到了辦公室里,關上門。
桌上的「副總監」名牌刺痛了我的眼。
成為牧南行的妻子之後,他明面上給了我一個集團副總監的位置,可實際上架空了我的所有權力,甚至從不關心我是否來上班。
可我並不在乎,只要能看見他,就是莫大的幸福。
剛坐下,我就接到了閨蜜齊婉寧的電話。
她的聲音萬分急切,「小舟,你知不知道夏微藍提前出獄了……」瞬時,我的腦子嗡嗡嗡地,沒力氣再去聽她後面的話,把手機扔在一邊,朝牧南行的辦公室沖了過去。
當年和牧南行結婚兩個月後我就懷孕了,可夏微藍嫉妒地把我從樓梯上推了下去,致使我流產還被醫生斷定為日後再難懷孕!
甚至還編了謊話欺騙牧南行!
若不是牧南行的父母堅持要把她送監獄,只怕是我這三年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也因此,牧南行記恨上了我。
可是她明明被判了五年,怎麼提前出獄了?
我不顧秘書的阻攔,一把推開了牧南行辦公室的門。
他驚詫地看了我一眼,不滿道,「找我要和秘書報備,這是公司的規定,你忘了嗎?」
「公司的規定只管員工,我現在是以妻子的身份來找你的。」
我無視他的威嚴,利落地關上了門。
「夏微藍是不是提前出獄了?」
我走到他的面前,開門見山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從盯着我變成了逃避我的視線,頓時什麼都明白了,甚至都不用去問是不是他乾的,答案已經寫在他臉上了。
我忍着心裏萬分的痛苦質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難道不知道……」「姜舟!」
他冷漠地打斷了我的話,「你是不是太小氣了?
微藍只是推了你一下,你要她坐五年的牢,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
瞬間,像是一道雷劈在了我的頭上。
我氣得渾身發抖,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吼,「你說我過分?
可是我的孩子都沒了,那是活生生的一條命!
牧南行,如果當初是我害的她流產,你會怎麼做?」
他睨了我一眼,語氣平靜且冰冷,「我會讓法官判你死刑。」
之後,辦公室里瀰漫著死寂的安靜。
原來,心碎是沒有聲音的。
我緊抿着唇苦笑,「牧南行,如果這故事裏的兩個人換一換,該多好?」
淚水氤氳着我的眼眶,模糊了他的模樣。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出公司的,只覺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那麼灼熱,像是在看笑話一樣。
笑我霸佔了牧夫人的位置而不知足。
十二月的桐城,冷的不像話。
我穿着單薄的呢子大衣走在風中,身子愈發滾燙。
大概是發燒了。
我不想去管糟糕的身體,抬起頭來,感受着冷風在我臉上「呼呼」的吹,就像是幾個巴掌扇在我的臉上生疼。
可我多希望這樣的巴掌能扇醒我,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夢……沒有夏微藍,只有牧南行和江舟。
慢慢地,我走累了,正想找個椅子坐下的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