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 - 墨凌淵楚雲瑤無彈窗大結局第33章  

身上沒有幾兩肉,手勁倒是不小。
想起茅草屋裡那個…不安分的女人。
跟她一樣清瘦,一樣纖細。
唯一不同的是,那個女人身手敏捷,槍法精準。
而她,似乎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孱弱。
墨凌淵直起身,鬆開她的手指。
直到他離開望月閣,容嬤嬤才從目瞪口呆中回過神來,一雙渾濁的老眼上下打量着楚雲瑤,問:「少帥剛才湊在您耳邊,跟您說了什麼?」
「說督軍喜歡博學多才的兒媳婦,讓我不要丟人。」
楚雲瑤趴在桌上唉聲嘆氣。
容嬤嬤見楚雲瑤連字都不願意寫,也不願意認,只覺得她蠢笨無比,等到了督軍面前,一定會被督軍厭棄,到時候,連帶着墨凌淵,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了。
想到這裡,容嬤嬤越發開心了,「少夫人明天要回娘家,我順便回一趟督軍府吧。」
楚雲瑤盯了容嬤嬤一眼:「嬤嬤還是就待在這裡吧,父親又不喜歡我,說不定我很快就回來了,這棟房子里死過人,嬤嬤不在,萬一女鬼滿臉鮮血的出現,找我索命怎麼辦?」
楚雲瑤聲音陰惻惻的,聽着容嬤嬤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楚雲瑤繼續恐嚇道:「嬤嬤,每次我半夜醒過來,都能看到一個穿着白衣的女鬼在上面飄來盪去,有時候就飄到您偏廳的屏風後面,好可怕啊。」
容嬤嬤嚇的眼皮直跳,呵斥道:「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大白天的,少夫人切莫自己嚇自己。」
楚雲瑤點點頭:「嬤嬤教訓的是,鬼都是夜裡才出來的。」
輾轉反側到半夜時分,容嬤嬤好不容易才入睡,耳邊卻想起斷斷續續的哭泣聲。
聲音時大時小,好似在床頭,又好似在耳邊。
月光從窗口灑進來,正好照在偏廳的床頭。
容嬤嬤猛地睜開眼,入目是一張七竅流血的慘白面孔,女鬼凄然的哭道:「容嬤嬤,我死的好慘啊,還我命來!」
說著,雙手猛的掐住容嬤嬤的脖子,帶血的面孔湊近容嬤嬤。
容嬤嬤嚇的魂飛魄散,一口氣沒上來,直挺挺的倒下了……楚雲瑤伸手探了探鼻息,見還有呼吸,只是暈過去了,將臉上的面罩摘下來,隨手丟在一邊:「怎麼這麼不經嚇?
我的大招還沒使出來呢。」
楚雲瑤搖搖擺擺的回了房間,拿起毛筆,沾了雞血,在容嬤嬤的臉上和床單衣服上畫了一個個鮮紅的骷髏頭,完工後,將毛筆扔進了容嬤嬤擰到房間的恭桶里。
回到廂房,將自己畫的臉譜和白色的衣服藏在床底下,鑽回被窩裡,美美的進入了夢鄉。
院子里枝繁葉茂的榕樹上,蹲守在樹杈上的段長宇將卧房裡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待楚雲瑤睡着後,從樹上跳下來,進了儲星樓。
書房裡,墨凌淵正在翻看手裡的文件。
段長宇推門進來,將看到的一切悉數彙報給墨凌淵聽。
墨凌淵氣笑了,扔了手裡的文件,「我還以為她不是容嬤嬤的對手,畢竟容嬤嬤老奸巨猾,又詭計多端的,卻沒想到從容嬤嬤踏進望月閣開始,她就清楚了容嬤嬤的為人,想好了絕地反擊的計策。
管家說廚娘不小心發現她偷藏了雞血,我就開始懷疑她了。
楚青澤這隻老狐狸,果真安排了只不露聲色的小狐狸在我身邊。
看我明天怎麼治他。」
第二天一大早,楚雲瑤還在沉睡,就被一道驚恐的尖叫聲吵醒了。
她剛從被子里探出個腦袋,就被披頭散髮衝進來的容嬤嬤抱住了,容嬤嬤雙目赤紅,整個人處於癲狂的狀態,語無倫次的哭嚎道:「有鬼,有鬼呀,真的有鬼,救命啊!」
大嗓門將後院的傭人全部都吸引過來了,幾個膽大的嬤嬤推開望月閣的門,探頭進來問:「少夫人,容嬤嬤,發生什麼事了?」
楚雲瑤推開容嬤嬤,應付道:「沒事,嬤嬤做個了噩夢,嚇着了。」
那些人的腦袋又從帘布後縮了回去。
容嬤嬤還想要說什麼,被楚雲瑤一巴掌捂住了嘴巴。
「嬤嬤,這裡可是少帥府,你這麼大聲亂嚷嚷,就不怕被人傳到少帥的耳朵里去,說你危言聳聽嗎?
你想想,萬一少帥說你被鬼附身瘋癲了,會有什麼後果?」
楚雲瑤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容嬤嬤雙眸獃滯了片刻,渾濁的眼淚奪眶而出,蒼老的身子抖若篩糠。
不一會,楚雲瑤聞到一股腥臭的尿騷味。
楚雲瑤掀開被子起身,看到容嬤嬤的裙子後面**一大片。
容嬤嬤羞恥的無地自容,又不敢回偏廳,只能使喚着楚雲瑤幫自己拿乾淨的衣裙。
楚雲瑤走到偏廳的門口,裝作害怕的樣子:「嬤嬤,我們一起進去吧,萬一……」「沒有萬一。」
極度恐慌的容嬤嬤終於撕開了偽善的面具,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抓起楚雲瑤的手臂,一把將她推進了偏廳里,惡狠狠的威脅到:「我是督軍夫人派過來指導你的,代表着督軍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