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名門盛寵:賀少的神秘鮮妻] - 第一章 兜兜轉轉,還是逃不脫

「呵——你以為你是誰。」妝容精緻的女人眼神譏諷,笑容卻是溫婉如斯。

祁憐面無表情的盯着地面,打理過的一頭捲髮被浸濕,發尾落下滴答的紅色液體,浸染了白色的魚尾裙。

女人還在繼續,指尖划過祁憐的側臉,輕聲道:「以你的姿色,賀言為什麼會把你放在身邊,還不是因着……與我有幾分相似的臉。」

她意味不明的笑了聲,旋身後退,換了一副恰倒好處的表情,「祁小姐,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看向身後,笑容甜膩,提起裙擺上前去挽男人的手臂,「阿言,你來了。」

祁憐聽到這個名字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冷顫,血液如墜入冰窖,瞬間凝固。

「嗯。」男人低沉的應了聲。

「阿言你去哪了,宴會開場了我都找不到你,只能找你的秘書小姐,結果……」女人聳肩,「侍應生不小心撞了我一下,酒不小心撒到秘書小姐身上了。」

「一個秘書。」男人眼神無波無瀾,語氣中帶了幾分不以為意的冷淡,「哪有你重要。」

祁憐的手顫了顫。

一個秘書!

她低垂着頭,讓人看不清神色。

她有些噁心,無論是生理上的還是心理上的。

「和幾個老客戶聊了會。」賀言看向女人,似是深情,「你今晚很美。」

回應他的,是女人嬌俏的笑聲。

兩人相攜遠去,從始至終,祁憐都好似不存在一樣。

光潔的大理石地面倒映出模糊的人影,宴會上衣香鬢影,偶爾有目光回投到狼狽的祁憐身上。

冷漠、譏諷、看好戲。

她就像個笑話。

祁憐扯了扯嘴角,轉身往與賀言相反的方向離開。

別墅門口,保鏢攔下祁憐,「祁秘書,賀總說等會跟您一起回老宅。」

「我要回去休息。」

保鏢身形不動分毫,「賀總說了,讓您等他一起。」

身後是燈火通明的大廳,祁憐覺得有些冷,她忍不住抱了抱胳膊,「我只是個秘書……」

許是高跟鞋穿得久了,祁憐小腿有些酸軟,又或者是因為別的什麼,她突然覺得失去了氣力去反駁什麼。

「算了。」她擺了擺手,直接坐進了車裡。

黑亮的加長林肯行駛在路上,男人半張臉隱藏在黑暗中,薄唇微抿,身上帶着淡淡的酒氣和女人的香水味。

祁憐側首看着男人清矜的面容,心裏好像什麼都沒有。

「賀總。」她開口。

「我準備辭職,辭呈明天一早會出現在您辦公室的桌面和人事部。」

賀言眉頭微動,不耐煩的扯了扯領帶,以一種『你又在鬧什麼』的眼神看向她,「薪資不夠?年底分紅可以再加三成。」

斬釘截鐵、公事公辦,卻沒有半點留念的意思。

祁憐覺得自己有些可憐,五年朝夕相處,她的每一天全部都是有關賀言——工作、生活、和愛情。

她突然有些累了。

「不是因為這個……」

「五成。」

祁憐搖頭,得來男人的一聲輕嗤,像是看透她一般,「你想要多少。」

祁憐的臉色越來越白,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