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大明1600》[夢回大明1600] - 第1章 來途若夢

碧藍天,驕陽似火,即便海風嘯嘯,也難驅燥意。

泛起輕瀾的海面,是藍得那麼的純粹,藍得讓趴在箱子上望之不過八九歲模樣的孩童,彷彿看見了無盡的深淵,又彷彿只需他向前匍匐半步,便可唾手探到了藍得幽青的海底似的。

「唏唏唏……好癢,好疼……」

哀聲的痛吟,根本就沒有從這孩童,那像是塞了塊燃得正旺的火炭般的喉嚨里擠出。

反倒是咸苦的海水,炙熱的曜日,呼呼的海風,不停提醒着他那漿糊般的腦子,皮里肉中仿若有萬千條蟲子,在爬在鑽,刺撓入骨,卻又無奈、無力,也不敢去撓。

不過也好,倒也讓渾噩噩的靈魂曉得——「呼……又他娘滴,苟多了一日……」

木箱邊緣,一群群只有指甲蓋大小,在空中閃爍出一瞬銀藍色光耀的小魚群,孩童劉子燁抿了抿乾裂且儘是灰白死皮的嘴唇,哀哀地暗罵了聲。

直到現在,他都沒能想得通,為什麼會是自己?

身為天后娘娘信徒的靈魂,表面雖享受無神論的輕鬆,可內心依舊堅持着千百年來的信仰——討海人從不畏懼狂風巨浪,他們敢於朝天向海,討要食物與財富,可信仰卻又讓他們極為忌諱,葬身於賦予他們一切的海洋中。

三天前,呃……也可能是四?還是五六天前,反正他也記不清了。

他劉子燁,哦,也就是這具小身板里的靈魂,本還是粵地沿海某個不出名的小漁村裡,一細細粒的小漁民,小養殖戶。

本着與尋常時那般,好掙點夜裡與友仔們一起鬼混瀟洒的酒肉錢來,也就趁着黎明前夕的潮汐,獨自一人自駕着小船出了趟海。

可誰知,當漁網掛住海底礁石的那刻,原本晴空萬里,小浪安逸的海面會猝然變得昏暗、洶湧了起來,慌亂之餘,船艉舷處的拖機鋼繩還突然崩斷,朝他臉上打來……

等他從窒息中再次睜開了眼,本能地拚死鑽出海面,眼前已然是黑魔吞日月,風滾雲癲狂,藉著霍閃的倒掛銀蛇,他只見那浪齊天高懼……

也不知是心頭懇請的媽祖娘娘施予了恩澤,還是年年誠摯跪拜的先祖實在不忍。

反正巨浪傾沒,暗潮湧涌中,竟讓他牢牢抓住了翻滾而過的木箱上繩索……

待到浪靜風弱,烈日烘烤下,僥倖趴在箱子上,沒被溺死的他瞅着彷彿是經過一系列洗滌縮水的小身板,尤其是那無毛小鳥……

一開始,他以為這不過是搶救室里麻醉後的一場曉夢。

但……掌捶瘦弱臉龐的疼痛,再到沒了貢品獻祭的五臟諸神緊擰成團的痛感與火灼感。

就由不得懵逼的他不得不承認,這叉叉個圈圈滴竟是老一輩人講的最為荒誕無稽的鬼故事——借屍還魂。

「哎呀喂,恁家二狗子是虎年生的?嘖嘖嘖,俺家三兒也是呀……啥?恁家二狗子是三月卯時生的?我家三兒是……」

「想當年,那時洒家才十四歲,便手持戰刀,身披戰甲,追隨俞大將軍,馳騁海疆,從北殺到南,眼皮都不帶眨一下……」

當恐懼、迷惘、無助、沮喪的他,翻閱了這具可憐又倒霉小身板留下的無憂無慮、沒心沒肺的記憶後。

再也顧不得討海人的禁忌,面朝起大海,操持着所能掌握的一切惡毒、污穢不堪入耳的言語,破口大罵起他昔日所敬畏的皇天。

「……我頂你個肺,借屍還魂就借屍還魂,搞條毛的穿越呀?」

也由不得劉子燁這般憤惱,畢竟此前他的人生,家中可是有大屋,蝦塘、海田,以及大小漁船等着他繼承經營。

更何況他還有家人需要他孝敬,還有相處成兄弟的好基友,更有數不盡的美嬌娘,需要他親近。

更何況,對於年年必坐最後一排,連歷史老師是公還是母都不記得的學渣而言,莫說懂得將『十二生肖紀年法』或是『年號干支紀年法』轉換成後世慣用的西元曆法了,更是聽都沒聽說過。

若非這具小身板的爹娘還曉得教導『我等隸屬大明廣東都司後軍都督府……』

估摸着,他還需眨巴了大半天眼珠子,才能從所看過的影視作品裏想得到模稜兩可的答案來。

「我香蕉你個爛菠蘿,別人穿越,不是皇太孫活過來啦,就是少爺又沒死成,怎麼輪到阿哥我,就是穿越的低配版了?」

「啊呀呀!不對!是比低配版還要更低的,麻蛋,仚家富貴不說,還是落難在海上的孤寒仔……」

「啊!鵝頂你個賊老天菊花燦爛,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