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生》[魅生] - 第1章 化形,記憶傳承

在這片靈域里仙魔妖共存,而魅是天地間唯一一個不容於世的生靈,被神明所拋棄,被大地所排擠,誰都不知道魅族究竟有着怎樣的本事······

在這茫茫白雪的鳳尾山上,一隻魅悄然化形。赤腳踩在亮晶晶的白雪上,膚色竟與雪融為一體,發出吱吱的響聲,烏黑的長髮飄在身後,一雙好奇的眼珠子正四下張望着,端木憐抬頭望去整個鳳尾山除了她竟沒有一絲生靈·····寸草不生,隨即眼裡的光便沉了下去,她什麼都不記得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只是依稀記得自己化形前有人叫她端木憐,一襲紅衣在這雪白里尤為突出,好似要打破這白的孤寂。她漫無目的的走着,踢了踢白雪,她想着真是無趣得很,便在白雪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清晨,一縷陽光照在少女雪白的肌膚上,微微透着紅, ”公主公主別睡了 ”,一個婢女跑了過來,對着那個叫公主的女孩說道,可閨床上的女孩不滿的嘟了嘟嘴,翻過身來繼續睡着。

「還不起來,人家慕容公子可是已經到大殿和魅帝聊天呢,公主您要是不起可就見不到慕容公子咯」,阿越打趣着說。

話音未落,女孩已經站了起來。

「阿越,阿越,快給我梳妝」。

端木憐疑惑着這是哪裡、我不是在鳳尾山上睡覺嗎,怎麼會在這裡?這裡又是哪裡?端木憐向前一步對着公主說道:請問這是哪裡?可是她們好像聽不到,又想着去拽拽公主的袖子,可竟也是直接穿了過去。至此,端木憐才明白這是個夢,但又不是夢。

「公主,您這個性子什麼時候才能穩重些,已經及弈了,馬上馬上就要成親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嫁到夫家可怎麼辦呀」,還沒念叨哇完,人就沒影了,阿越追了出去, ”公主慢點跑 ”,端木憐也跟了上去.

拜見爹爹,隨即轉身紅着臉看着慕容端微微低頭,欠了欠身,笑着說道

「慕容哥哥,好久不見了,怎麼才來找我呀」。

還未等慕容端說話,「阿靈,見到慕容丞相,比見到我這個父皇還開心?父皇真是白疼你了」魅帝佯裝生氣的說。

阿靈飛快的跑過去親了一口,甜膩膩的叫了聲父皇~,在靈兒心裏父皇才是最最最重要的,慕容哥哥只能勉勉強強排第二,話落還伸出了兩根手指比划著,逗得文帝開懷大笑,文帝一聽還哪有什麼氣呀,便說道今日,你慕容哥哥來向父皇請旨賜婚,自你母妃病逝,我就你這一個女兒,靈兒一直陪着我,現如今你已及弈一年之久了,縱有萬般不舍,可你已到了該成親的年華了,我看慕容端就不錯,與你青梅竹馬,知根知底,你母妃不在,父皇便替你做了這個主,這月初十便是個好日子,便成了這份親事吧,靈兒意下如何,「父皇靈兒,全憑父皇做主」。

拜別了父皇,慕容端便送靈魅回去。

”慕容哥哥,上次一別已有一年之久,自你從軍出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