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帝歡,毒寵冷後》[媚帝歡,毒寵冷後] - 第1章 身世悠悠何足問

陰暗潮濕的牢獄裏,撲鼻便是一股血腥的霉味。

青蔥的玉手緊緊地抓住那鐵鏽的粗梳柵欄,剛想掙扎着坐起身來,卻不料伸出的玉指被人用皮鞭狠狠地抽了一下,她冷然悶吭一聲,忙將手指抽回。

獄卒鄙夷的剜了她一眼,聲音粗獷如虎,像是一隻狂野的野獸般,聲聲刺痛了她的耳膜:「賤蹄子就是下賤胚子,在這兒要想動歪心思,一鞭子抽死你!」

說完,又是一記皮鞭狠狠地甩在了她面前的鐵柵上,捲起塵土撲在她的身上。

死一般的靜!

她煞白了一張絕美的臉抬起頭來,入目處無人不是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狹窄陰暗的過道里,獄卒手持長鞭兇狠的走過,時而還能聽到漸行漸遠的長鞭甩地聲。

顫抖着抬起剛被抽打的攏在衣袖中的玉指,雪玉般的指骨上露出一道鮮紅的血印,她冷冷地瞥了眼陰冷潮濕的過道,抬起手指輕輕拂在柔滑**的櫻唇邊,輕抿了下唇,手指泛着的鐵鏽味讓她猝然緊擰了下眉心。

五日了!她漠然地蜷縮在茅草鋪就的破席上,唇角緩緩勾起一抹冷笑。

清冷的月光透過半尺見方的窗子射進來幾縷幽光,這是她這幾日唯一能感覺到外面的空氣,木然的望着窗戶透進的月光,陰茉璃猶自出神。

陰冷潮濕的過道中不知怎麼竟有冷風躥進,沒等有人嗚咽出聲來,一切又歸於沉寂。

鎖着鐵柵的鐵鏈被人嘩的一聲砍斷,倏然滑落在地,像是久凍未消的寒冰突然破裂,讓人不禁打了個寒噤。

陰茉璃漠然地收回目光,她伸手整理了下裙衫,冷然地轉過身來,面前站着一抹黑衣身影,儘管攏着一層輕薄的黑紗,可望着她的第一眼,竟然還能剋制着沒有閃過一絲傾慕的目光,陰茉璃微垂羽睫,心裏已然瞭然大半,定然不是個男人!

南夕國誰人不知她是丞相府最受寵愛的幼女,更別說她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早已顛倒眾生,讓人望塵莫及!

「天牢重地,一瓶沉香散,夠嗎?」朱唇輕啟,陰茉璃眸中閃過一絲冷笑,似利劍一般,刺得黑衣人瞳孔驟然一縮,不由得腳步微錯,向後略退了一步。

不過剎那,黑衣人清冽的冷笑,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拍掌,聲音冷冽冰寒:「素聞陰茉璃對香料頗有研究,果真百聞不如一見!」

陰茉璃的唇角突然綻出一抹妖冶嗜血的笑容,冷冷的掃了黑衣女子一眼,「沉香散只夠撐一盞茶的工夫,姑娘倒是夠沉穩,茉璃佩服。」

說完,她美眸驟然緊縮,她緊握的素拳緩緩地在衣袖中收攏,握着那僅剩的紫色瓷瓶,眸光中閃過一絲不易捉摸的寒芒。

黑衣女子嗖一聲從袖中抽出一根晶亮冰寒的銀針,側身朝着對面的鐵柵上甩去,陰茉璃倒抽一口涼氣,看似尖細的銀針,居然能穿透鐵柵。

沒等她反應過來,卻見兩抹黑影帶着冷風疾奔進來,所行路上並無留下腳印,兩人恭敬地立在黑衣女子身後,垂首不曾多說半個字。

黑衣女子的眸底浮起一抹譏誚的冷笑,她身子微微前傾,靠近陰茉璃。

手指在袖中漸漸收緊,陰茉璃的瞳孔緊縮,她甚至能聽到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跳聲,櫻唇剛要張開,眼前卻猝然閃過一道精光閃閃的寒芒,來不及伸出手去,只感覺頸後傳來一陣**的疼痛,她的羽睫緩緩地垂下,雙手無力的攤開,整個人剛要倒下,卻見黑衣女子淡掃了下身後,兩個黑衣人忙上前來抬着她,恍若一陣疾風般飛身出去。

黑衣女子將從她頸後拔出的銀針收回衣袖,抬腳剛欲離去,腳邊似踩到什麼滾圓的東西,她低頭撿起,卻是一個紫色的瓷瓶。

她淡漠地收回袖底,眸底有一瞬即逝的驚喜。

睜開惺忪的睡眼,入目便柔韻清雅的紗幔,有微涼的清風隔着紗幔拂進,陰茉璃抬起略顯沉重的眼瞼,剛要掙扎着扶着綉枕坐起身來,卻因為體力不支,又躺了回去。

此時已是黃昏時分,有縷縷溫潤的金色光芒透過半開的雕花木窗灑照進來,紗幔里滿是淡淡清香縈繞下的溫暖光色。

她仿若是置身在夢中,整個人並沒有完全清醒過來,又沉沉的閉合羽睫,以前生病時,母親也是這樣讓她靜靜地待在房間里,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都不準打擾。

凄然的揚起唇角,她眼瞼上淡掃的嫣紅有些許的濕潤,仿若清泉的淚水緩緩的流出眼眶,沒入鬢角。

恍惚中,有人輕撫着她清雅柔滑的面頰,雖是輕緩的一聲嘆息,卻讓她心跳猝然慢了半拍,手指瞬間在側身收緊。

她的眉心微微擰緊,鼻中有淡淡的清香縈繞。

那人的手指離開她的面頰,站起身來,將紗幔一甩,又似方才一樣輕垂而下,她漠然地睜開肅然的眸子,卻聽到紗幔外噗通一聲跪地的聲音,聲音不大,卻讓人着實心中一震:「確已查明,她正是陰正的幼女陰茉璃!」

面前的男子勾起一抹冷笑,有一絲不易捉摸的冷冽氣息閃過,跪地之人還沒來得及抬起頭來,突然「唔」地一聲悶吭,劍眉緊擰,單手緊捂着胸口,「屬下知罪,屬下該死!」

「你確實該死。」聲音慵懶邪魅,站在他面前身着一襲深藍色錦袍的男子幽幽的說道,隨即又是迅速的甩了下衣袖,方才在那跪地的男子胸口插着的銀針,已然被藍衣男子給收回了修長的指間,他的聲音清冷薄怒:「南夕國居然敢用這個女人狠狠地甩了本王一耳光,你覺得本王能咽下這口惡氣嗎?」

「屬下馬上將她變成人彘,然後送回……」跪地的男子冷然掃了眼輕垂的紗幔,伸手緊握着腰間的長劍,就要站起身來。

陰茉璃緊咬了下唇,她緊閉着眼瞼,臉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