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愛:錯惹冷情王爺》[掠愛:錯惹冷情王爺] - 第九章 意外(2)

  「隨你。」
西門昊繼續拿起文書,審閱起來。
他就知道不隨了依依的善意,她會一直坐立不安的。
  但是那個蘇染畫,究竟該怎樣對付?
  西門昊的眸光陰沉而深邃,他會送給蘇洛城一個滿意的答案。
  白依依掃了眼西門昊陰邃的眸光,輕輕的走出了書房。
  膳房的方向飄出淡淡的葯香,有些刺鼻,那是白依依交代下人為蘇染畫熬的葯。
  全府上下都在議論白小姐的菩薩心腸,對自己的「情敵」都是這麼的好。
小柔不情不願的取走了湯藥,在沒有為蘇染畫安排丫鬟的時候,白依依就讓她先照顧一下蘇染畫。
  「小柔,王妃現在怎樣?」
白依依問回到自己身邊的小柔。
  「燒退了,人還迷糊着,估計明早就好了。」
小柔撅着嘴道,「小姐,奴婢就不明白了,你這麼做圖了什麼?
反正王爺也不喜歡她,早早的病死了豈不更好?
省的她佔了你的位子。」
  「小柔,做事要圖個心安,懂嗎?」
白依依怒目瞪了眼小柔,「你還是去王妃那邊吧,她身邊也沒個人照顧,我很不放心。
別忘了從王妃的嫁妝里挑幾件衣衫送過去,雖然王爺不准她碰宰相府送來的東西,可是衣衫總不能不穿吧。」
  「是。」
小柔不情不願的應道。
  落日的餘暉盡數散盡,又一天結束了。
  白依依倚着窗子,看着灰暗下來的天際。
十指扣着窗棱,有木屑悄然嵌進了指甲里,全然無覺。
  她怎會真的好心讓蘇染畫病好?
只是她明白蘇染畫不會輕易死去的,畢竟她是皇上賜給西門昊的王妃,眾目睽睽之下,新王妃突然暴斃,一定會給敵對的勢力留下把柄。
西門昊是不允許這樣的局面出現的。
  所以,她白依依就站出來當這個好人了。
只有蘇染畫的體力恢復了,才能再次打擊她,否則面對一個昏昏沉沉的人,與一具死屍沒什麼兩樣,從何下手?
  有時候讓敵人活着比死了更有趣。
  初升太陽的光芒透過窗子,落在床榻上,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蘇染畫感覺自己的身子輕鬆了許多,頭腦也清醒了,她記得是那個叫小柔的丫鬟一直在照顧自己,雖然總拉着一張臉,出手也很生硬,但畢竟好過沒人理會。
葯也喝了,飯也吃了,人也精神了。
  只是–  蘇染畫一眼瞥到地上的碎瓷片與暗色的葯漬痕迹,還安然無恙的呆在那裡。
  看來,若是沒有白依依的面子,自己在這個王府里是沒人理會的。
  「小柔,你怎能隨便離開王妃呢?
若是她有什麼需要怎麼辦?」
  屋外響起白依依呵斥的聲音。
接着,門打開,白依依走進了屋子,見蘇染畫穿戴整齊的坐在床榻上,驚喜的道,「王妃,你好了?」
  隨着蘇染畫的點頭,白依依急步走了過來,面帶着開心的笑容。
  突然,一個趔趄,白依依踩到了一個瓷片,腳下不由的一滑,眼看着要摔倒了。
  「小姐!」
  隨着小柔的驚叫,蘇染畫嗖的跳下床,伸手去拉白依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