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愛:錯惹冷情王爺》[掠愛:錯惹冷情王爺] - 第九章 意外

  白依依輕輕的走進西門昊的書房,不出所料,他果然在這裡。
  西門昊正在看文書,見白依依來了,並無所動。
  「昊,我剛去看王妃了。」
白依依輕聲道。
  「嗯。」
西門昊頭也不抬的應了一聲。
  「她的身子很虛弱,又發著高燒,若是不吃藥,怕很難熬過去。」
白依依嬌俏的臉上帶着十分的不忍。
  「自作自受。」
西門昊冷冷的道,將手中的文書拍在了桌上。
  白依依暗中打量着西門昊,先前剛把蘇染畫抱回王府時的那份隱隱的擔憂不存在了,只有純粹的冷漠。
柳太醫的那句二十天像一把利刃深深的刺進了他的心口,讓僅存的對蘇染畫的那點緊張也蕩然無存。
  沒有了孩子,蘇染畫就沒有任何資本去籠絡西門昊,而那個胎兒的大小就成了西門昊與蘇染畫之間永遠無法彌合的裂谷,讓西門昊可以全力的去恨蘇染畫,不再帶有一絲別的雜質。
  沒有任何女人可以奪走她的西門昊!
白依依掩在袖口裡的手不由的攥成了拳,緊緊的握着。
  「昊,你其實是在意柳太醫下的結論的,對不對?」
白依依鬆開了拳頭,走到西門昊身邊,「其實,孩子那麼小,是很難判定確切的天數的,若是相差個十來天也不足為奇。」
  「記住,柳太醫的話不可傳出去。」
西門昊轉向白依依,警告道。
  「我知道。」
白依依點點頭。
她根本沒有指望西門昊會拿此事大做文章,若是真的傳出去,有辱的也是北王府與皇家的顏面,她相信西門昊同樣早已派人警告柳太醫不可多話了。
  她所做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徹底的打垮蘇染畫在西門昊心中的形象,不容她有任何的翻身機會,火要從苗頭開始滅掉。
  「昊,其實還是慎重為好,不要冤枉了王妃。
不如再找一個大夫看看?
皇宮裡的太醫可都是醫術高超的。」
白依依試探的徵求西門昊的意見。
  「依依,一味的善良會讓你死在敵人手中的,明白嗎?」
西門昊瞟了眼白依依,一向的不經世事的單純模樣,這樣的女子也只有被人庇護着才能完好的活着,所幸她有母后與自己的照顧。
  從小,西門昊就知道自己母后的後位是靠着舅舅與外公的捨身護駕換來的,從此他們母子飛上枝頭變鳳凰,而依依卻失去了一個完整的家。
所以,見慣了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西門昊,即使日漸養成了冷漠無情的性格,但是對於白依依,總是留着一份關照,呵護着她的那份單純柔美的天性。
  「是。」
白依依乖巧的點點頭,不再多言。
她無法左右西門昊的行為,但是她也懂得西門昊的行為。
她大膽的要柳太醫謊報胎兒的天數,再給柳太醫傳遞了一個令他錯以為是西門昊的心意的信息的同時,就已料到,西門昊不會懷疑的,因為他相信自己,所以就沒有懷疑的理由。
  這就是她多年來在西門昊與皇后面前建立起來的完美形象,懂事,乖巧,心地善良。
  「我看還是該給王妃吃些葯,好歹也是一條命。」
白依依彷彿終究下不了狠心,咬了咬唇,又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