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愛:錯惹冷情王爺》[掠愛:錯惹冷情王爺] - 第七章 不給葯吃(2)

身子,才能幫着你爹去做他想要的事。」
  於夢綺仰頭,瞪向西門昊,頭皮的痛意沒有令她眨一下眼睛。
這樣的傲然,令西門昊的心底微微錯愕。
她與昨夜甚至以前見到的蘇染畫完全是判若兩人,究竟哪一個才是真實的她?
或者都不是,不同的面孔不過都是為了想要誘惑自己,此時的倔強的面對更像是在用一種令她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計策。
  不過,這樣的蘇染畫還真的令他刮目相看,就算是蘇洛城的一枚棋子,也是上佳的,只是實在可恨!
  西門昊猛的將於夢綺的頭按在了地上,砰的一聲響,額頭上紅了一片,所幸沒有扎到瓷碗的碎片。
  於夢綺掃了眼僅差那麼一點的一枚瓷片,暗自慶幸沒有破相,她可不相信跟前這位殘暴的王爺會手下留情。
  不過,西門昊的手確實在落下的時候,微微的抖了一下。
  驀然起身,西門昊大步走出屋門,伴隨着極重的關門聲,隔斷了通往屋外的視線。
  於夢綺強用力的支撐着,挪到了桌邊,扶着桌腿小心的站了起來,桌上的銅鏡里映照着一張瘦弱的臉。
她知道那就是被稱為蘇染畫的女子,也就是此時的自己。
  蘇染畫的五官雖然不算精緻,但卻很耐看,純正的古典模樣,不施粉黛,帶着幾分清淡。
頭髮很凌亂,額頭一片紫紅,下巴上的淤青歷歷在目,肩頭上的血痂顯眼的很,即使見慣了生殺死傷的於夢綺看着也要對這個王妃報以同情。
  坐在一個足以令人羨慕的位子上,卻遭遇着非人的待遇,更沒有一絲出自宰相府的千金小姐的派頭,如此的不堪,讓於夢綺很難想像,她是怎樣與王爺口中的宰相爹爹使用美人計,陷害到了這位強霸的王爺的?
  這就是自己此生的身份嗎?
  於夢綺摸摸自己的臉,觸碰到了下巴,很疼!
  蘇染畫,對嗎?
這就是自己此生的名字,很好聽,但是也很悲哀。
你究竟有着什麼樣的過去?
於夢綺盯着銅鏡里的面孔在想。
  蘇染畫,於夢綺默默的念着這個名字。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擁有了她的身份,那麼就用她的名字活着吧。
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而已,就像她在組織里叫魅影一般。
  所以–從此於夢綺就成了蘇染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