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愛:錯惹冷情王爺》[掠愛:錯惹冷情王爺] - 第七章 不給葯吃

  西門昊的五指用力的扣着於夢綺下巴,彷彿五把鋒利的刀尖刺入她的骸骨,被割碎了一般的疼痛。
  「好!」
西門昊陰冷的眸光直刺於夢綺的眼睛,那雙毫不畏懼,帶着倔強的眸子在挑釁着他的底線,仿若是從喉嚨里發出沉悶而憤恨的聲音,「你不是很想留在本王身邊嗎?
本王成全你!」
  音落,西門昊猛然一甩,於夢綺再次被甩在了地上,僵硬的地面撞的她渾身散了架般的不聽使喚的疼痛,讓於夢綺一時之間彷彿回到了童年時期在荒島上參加魔鬼訓練一般,殘酷狠絕。
  雙拳暗自緊握又張開,於夢綺低垂着頭,掩去眼底的那抹在面對危機時,產生的寒光,她想過要拋棄做殺手時的種種的,可是在這個令她岌岌可危的時代,真的能拋棄嗎?
一個柔弱的女子,怎能經受得住種種的折磨?
  「王爺。」
屋外,傳來丫鬟小心翼翼的聲音。
  「進來!」
西門昊冷冷的道。
  丫鬟輕輕的推門而入,端着一個托盤,上面放着一碗湯藥與一碗溫水。
  「請王妃用藥。」
丫鬟恭敬的道,雖然瞧見於夢綺狼狽的倒在地上,但卻本分的收起了詫異的神情。
  「她需要吃什麼葯?」
西門昊不屑的掃了眼於夢綺,瞬間收起了渾身的怒氣,恢復成了如常的冷漠,帶着幾分嘲笑。
  「是白小姐囑咐柳太醫開的,都是補血養氣的良藥。」
丫鬟道,「白小姐說王妃身子虛,要好好的補補,別給落下個什麼病根。」
  「依依就是心善,不過她蘇染畫不配領這份情。」
音落,西門昊揚手打翻了丫鬟手中的托盤,瓷碗的碎片與湯水飛濺了一地,還有幾片毫不客氣的濺在了於夢綺的身上,將本已凝結的血痂再次劃開一道道血口,滲出奪目的血漬。
  「王妃!」
丫鬟掩口驚叫,怔怔的看着於夢綺,又瞧瞧西門昊,不知自己該不該去幫助北王妃。
  「退下!」
西門昊冷冷的道。
  「是。」
丫鬟不敢久留,很同情的瞥了眼於夢綺,趕忙跑出了屋子。
  「想喝葯嗎?
那就去喝。」
西門昊冷眼掃向一地的葯漬,走到於夢綺面前,蹲下身,一手狠狠的揪住了她的頭髮,令她的頭不得不抬起,「養好

猜你喜歡